博文

为尼布甲尼撒王的祷告

图片
·   这些天季过中秋觅月华,还需出墙到邻家,结果么好几次从墙头栽将下来,一天几次三番几次三番的栽,连滚带爬的跌出去已经鼻青脸肿。 好几次几乎觉得看来已经变局域网出不去了,就这样吧,又或是想着,等那个团结胜利的大会结束了,墙就不会那么高了,过几天再出墙吧,反正手上不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么。可是虽然这样想着,却完全没有办法安心,不论是工作或是看书都没法安静下来,还是抓心挠肝的各种戳戳点点,直到突然之间GFW的守夜人,啊不,是衣柜突然转移了注意力,我得以鼠窜到了丰美南境,于是所有的症状都消失了。
(via @doctor8888) 甚至这样的焦虑到了几乎让我没法安静读经的程度。 所以我的平安是建立在稳定的梯子上吗? 是建立在【我还是有能力进入正常网络世界】上吗? 是建立在墙再高还是能出的去上吗? 这也太不归正了呀。(对手指) 如果这种时候,谁来跟我说,爱仇敌的意思就是,你应该为方校长祷告,我会真的想跳起来吐他两爬口水。 ·   当很多城市开始驱逐所谓低端人口的时候,有一条鄙视链清晰可见。这条链子上的排序很明显是以巴别塔经济地位来划分的。在这种经济适用鄙视链之外,又有许多条以别的标准来划分的鄙视链,比如说原住民不待见移民者,键盘侠看不起公知,墙外人看不惯小粉红,国师瞧不上自干五,田园女权VS直男癌,而且他们都讨厌城管,国宝和拆迁队长都应该划分为二等公民…… 总有一条链子上,我在顶端,方校长在底层,而且还被我挂上了路灯。 就好像,读了圣经之后,发现法利赛人成了一个贬义词,他们和撒都该人互相看不惯,同时一起鄙视税吏、撒玛利亚人和罗马百夫长,如果碰到一个奋锐党分子他们都要躲得远远的,就像躲大麻风患者一样,而且法利赛人都有条件早发早移。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传道书1:9 两千年前的鄙视链构成要素,跟今天别无二致。而作为基督徒,    神已经带我进入了流淌着奶与蜜的迦南美地,祂不是要我挂在鄙视链上比下有余,而是与我一起钉在了十字架上。 也就是说,今天祂与我一起从失灵的梯子上摔下来,有一天祂也许还会与我一起被封在冰墙以北。祂给我的应许不是我永远都可以穿墙而过,而是祂要我看见真实。 ·   当枪击案、火灾、人肉炸弹的消息频繁的传来时,我们可以嗅到死亡的气息。当墙越来越高越来越厚的时候,我嗅到封锁的味道。而末世的意义并不在于死亡和毁灭,而是罪在哪里显多,恩…

黄色成长录 | 怕洗澡的小孩

黄色现在五岁多,家里的洗澡桶已经很难装下她了,所以今年夏天开始她就洗淋浴了。 一开始她还是很怕的,因为她还小的时候,我们偶尔外出旅行,不能洗盆浴的时候,她很害怕淋浴的喷头,好几次因为怕喷水,洗哭了。 今年给她改成淋浴之前,做了一番引导,你长大了,可以像大人一样用淋浴洗澡了云云,高帽子戴上她就有点踊跃了,洗的时候我让她自己拿喷头,这又给她get到了一个新技能,在淋浴间里各种刷墙,然后很高兴的向我们表示,我现在喜欢洗淋浴了! 洗澡可以让她自己diy了,但是洗头还是需要我帮助。而且洗头的时候她对喷头的恐惧还是一如既往。 于是每次给她洗头的时候我们都要重复这样的戏码: “你把头往后面仰多一点,这样我给你冲水才不会流到脸上。” 死死的把头埋在毛巾里“不行!我怕水冲到鼻子!” 为了把头发上的泡泡冲掉,毛巾上被我冲了很多很多水,“妈妈!能不能不要把水冲到我的脸上!” 我也很无奈好吗,你抬起头来就不会被冲那么多水你知道吗,哼!
抬起头来洗头发这件事没那么可怕,这事儿我也是长大了以后才知道的。 作为一个小孩子,她会想,妈妈为什么要我去做那么可怕的事情。 作为妈妈,我知道这是为了她的好处。 上次讲道讲腓立比书第一章的时候,英强弟兄说我的表情太严肃了,我儿子也跟我一样,所以你们看到他就知道是我儿子,可是这不是一个基督徒应该有的表情,我们不是苦哈哈的基督徒,我们基督徒应该喜乐。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旧约里,有那么多流泪的先知,他们喜乐吗? 看到盼望的时候是会喜乐,因为留下了7000人还没有向巴力下跪,可是,以利亚还不知道有那七千人的时候,他喜乐吗?以赛亚去对听是听见却不明白看是看见却不晓得的耳朵和眼睛说话的时候,他喜乐吗? 我还小的时候,经常被教育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类的经济实用价值观,这盆汤被灌得多了,到现在思维还是顽固僵直。以至于会恐惧,如果要面对苦难,那该怎么办呢?
与其说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苦难,不如说是我根本不明白什么是苦难才对。 与其说我恐惧苦难的到来,倒不如说我恐惧的是未知本身。 很多时候,我的恐惧就好像黄色害怕被水冲到鼻子一样,是会让我的天父爸爸发笑的。 为什么会有灾难呢? 因为违背了上帝的律法啊,因为罪啊。 法老不让以色列人出埃及,尼罗河水就变得血红,因为埃及的神想碾压万有的真神,所以无论是阿吞还是阿拉,都要在耶和华面前消化。
后来我试着用今天的情节来置换了一下当时的场…

透明乱翻书 | 旧约和新约里的神

图片
这次真的是乱翻,就是乱翻译的那个乱翻。
在Pinterest上看见了这个图片,实在很甜美,就试着自己翻译了。
自己读经的时候,每次读一两章,很少会用这样的视角来看。
可惜的是并没有顺藤摸瓜找到图片的来源。
创 ·In Genesis, He‘s the breath of life      创世记,祂是生命的气息 出 ·In Exodus, He is the Passover Lamb      出埃及记,祂是逾越节的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