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陈茶两盏之二 | 春来抚琴喵了个咪

图片
差不多七年前,我曾经公开过自己的第一篇茶记,那也许是我最出名的一件事了吧。到现在虽然提起的人少了,但“献花”的光环仍然笼罩着我,甚至成为有些朋友会来推上或是公号上关注我的理由。
不过其实我还有第二篇的茶记,是2011年二月到三月的茉莉花事期间喝和记的。算是记功夫茶,而且也把我给喝怂了,后遗症直延续了六年多,这期间我只给几个比较亲近的朋友看过这篇茶记,一直很怂的不敢公开。
因此,你们在暗中所说的,将要在明处被人听见; 在内室附耳所说的,将要在房上被人宣扬。”  (路加福音 12:3 和合本)
前两天教会的丁书奇弟兄经历了被寻衅滋事的24小时,也让我回想起来自己曾经的经历,虽然那个时候的我还没有认识主,也算不上为义受逼迫。然后我就在想,是不是该把这第二篇茶记就此公开了呢。
嗯,算是蹭主内热点吗?我希望不是,而是给过去的自己一个交待吧。祷告之后自己又重新看了一遍,几次把自己都看乐了,原来有这么多的细节我都已经忘记了。
一边看,一边也在想着,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还有没有公开的必要,和“你到底怕不怕公开了会给家人带来麻烦”这样的问题。然而看到最后,当时的我这样写着: “不知道这小文,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公诸于世。也许是我被从大监关入小监墙内的时候,也许是真正自由的那一天。希望是后者。”
于是我就有了答案,现在就是公开的时候,因为现在我已经得到了那不会被夺走的自由了。
那个时候的我以为真正的自由会是我肉身翻墙了或是某个政权完蛋了的时候才会来到,不过现在我已经得到从天上来的自由了。我的主是那叫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风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又叫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的主,这话是阿门的。
当然我现在还是可能分分钟就又开始了第三次的茶约,甚至更糟糕的事情也可能会发生。所以你们要喜乐,要开口赞美歌唱,因为他们若是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
所以我现在来公开,因为你可以不说话,但你说的每一个字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那么我现在究竟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姿势在写这篇后记呢?仍然是反对者的姿势吗?也许算是吧。不过感谢主的保守,我并没有因为纯粹的反对而被同化为我所反对的那样。
反对的正确姿势不是平行对立,而是垂直对立。这么说可能有点抽象?那就再翻译一下,借用陈云飞的话来说,教会众弟兄姊妹去派出所门口等候丁书奇弟兄回家的时候,赞美歌唱祷告,那不是去示威的,而是去示弱——而我想说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