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受洗见证 | 在上帝和众人的面前,宣告我的信仰

2016-12-12 leftry 
这是我在秋雨之福教会预备受洗时,在众人面前做的见证。
准备的时候,写了很多,在台上的时间有限,有一大半都没来得及说出来,所以整理了之后发在这里。
写完之后自己看都觉得颠来倒去说的好罗嗦啊,满篇都是我我我我。好吧,信仰说到底不就是我自己跟上帝之间的事么。
非常感谢你愿意点开来看,也感谢你有耐心看完。



感谢主,在我还不认识主的时候就先爱了我。 

以前基督教对于我来说,只是各种书本影视上描写的“另一种文化”而已,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知道有上帝,有耶稣,耶稣在十字架上担当了全人类的罪死了,又复活了。但我一点也不觉得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一个持有神论者的人,我也认为世界上存在有超过一切的至高真理,那就是神的存在,我以为这存在在不同的宗教中以不同的名字被人所认识,在基督教里叫上帝,在佛教里是六道轮回,在伊斯兰教里是安拉。不过我觉得这个世界是被神所抛弃的,神启示完了就走了,留下世界在进化论中自生自灭。所以我根本就觉得我不会去委身到什么宗教里面,甚至有时候还觉得那些有信仰的人都是神神叨叨的,特别是信上帝的人,动不动就把圣经搬出来一段段的抄,简直不会好好说话。 

我毕业以后就来成都工作了,在成都住了十几年。其实很久以前就知道有个叫秋雨之福的教会,从来没有打算过要去看看,也知道有个很出名的王怡牧师,还见过他一次,不过我自己都没印象具体是什么情况下见面的了,当时只觉得这个出名的牧师就是个说话很客气的大叔嘛。想象中的教堂画面都跟后子门那个教堂一样,有很漂亮的建筑和雕像,还有很漂亮的光,总之看看电视里的就够了。

 今年6月19日冉云飞弟兄受洗的时候,因为在网上看到他的邀请,其实那时候都还不打算来观礼的。是因为有推友问我要不要去围观,我正好又有个事情需要从华阳进城来办,就顺便来了。本来打算十点来,看完洗礼就该干嘛干嘛去,结果呢洗礼的时候看得我一头雾水——啊,原来是这样啊?但是那天洗礼结束以后我又舍不得走,留下来听了第二堂的证道,听完了证道还舍不得走,又留下来参加了新朋友见面会。其间家里人很多次打电话来催我快点去办事,我还是不想走。 然后,就一直留下来到现在了。

之后那一整个星期,牧师证道时的话就一直在我脑子里单曲循环,一想起来心就砰砰砰不停跳。 
你要么选择敬拜他要么选择杀死他,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怎么办怎么办我必须选择啊不能骗自己啊! 
被主使用得多的人都是因为他们非常的需要主。
——我需要吗我需要吗我会被使用吗会不会会不会? 
神的行为都是忽然而来的,忽然你就来会堂了,忽然你就信耶稣了。
——我是忽然来的吗,我就是忽然来的。
 耶路撒冷合城的人都不安,当主来的时候,整个会堂都要不安,成都市合城的人也都要不安。
——是啊是啊,我不安的很! 

所以牧师的话是有神在他里面说话的,我抵挡不了神的话语,那天我从教会买了一本圣经回去。
 所以我回去以后,跟我先生说我还想去教会。他说你去嘛。我又说我还想带女儿也去教会,教会里有好多小孩子哦,他说你带去嘛。我还说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呢他说我不想去没兴趣,感谢主,我在教会做见证的时候他终于还是来到会堂里了。后来他又想了想说你要不要去受洗呢?我说啊?我还没有想好,但是好歹我先读完一遍圣经再说嘛。现在我马上就要受洗了,圣经第一遍还没读完。。。。。 
我还说,我如果去受洗了,就会像基督徒那样吃饭之前要祷告那些哦,你会不会觉得我神神叨叨的?他说难道你现在还不够神经病么。好吧,我就加入了华阳的查经小组开始查经了,然后从七月初开始,我就每个主日都带着女儿来教会了。然后上福音班、上门徒班,现在站到这里来作见证了。半年的时间,顺理成章得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其实我是一个胆子很小的人,也没有什么大担当,好像有点小聪明,自己却很明白自己是没有大智慧的,所以很怕遇到点什么大事不晓得该如何是好。主真是很怜悯我,没有让我遇到过什么大事,这半年的时间很短,我也越来越深的感觉到自从我的心向主敞开了以后,主对我生命的翻转和带领。很多弟兄姊妹经历的翻转我想都比我所经历的激烈,感谢主,祂知道我信心小,也很怕痛,所以祂是很温和很滋润的在翻转我,真是非常非常的感恩。 

我想我来认识主的时候应该是在人生非常低谷的时候吧,虽然外表是看不出来什么的,但是越是读经祷告崇拜思想,就越是觉得以前的自己有多么的干枯,就好像有些小说或是漫画里面,死了的人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那样的状态。因为在认识主以前,我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活过啊。或者用温和一点的方式来表达就是,我以前的日子里,已经把我出生时从天国带来的主爱消耗完了,人又必须要靠爱才能活得下去,以前我不知道找主来要,就在我身边的人身上不停的榨取榨取,但是我自己没法去爱人,因为我是罪人,我身上没有爱,我身边的人也都是罪人,他们也没有爱,也没有办法来爱我,就这样互相榨取互相伤害,干枯腐朽全然败坏。直到我被主的恩典光照到了,泥土被吹入了生气,我才活过来,才有能力去爱,才开始慢慢顺服。 

我现在知道主随时都在天上看着我,祂没有抛弃这个世界,更没有抛弃我,祂是又真又活的,一直在等待我,等我来了,一直也没有停止带领我。因为有主的恩典,我远离了一些以前一直缠绕着我的,很苦毒的罪,有一些是我不想在这里启齿的,所以我选一些能说的说。比如说睡觉之前要看很久的手机或是平板,因为我已经丧失自我入睡的能力了,又比如遇到什么事情就要找先生来置气,一点也不顺服,当然我现在也还是不顺服,但是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苦毒了。其实虽然离开了一些罪,我现在还是深陷在罪里面的,有一些已经远离的,好像又要回来的样子。就好像经上说的,那污鬼离了人,没有地方去,就带了七个比他更厉害的污鬼回来。我知道这是因为我还没有完全把自己的心敞开让主住进来,而不是因为那些罪有多厉害。但是如果不是因为恩典,不是因为神迹,靠我自己的毅力自制力,根本不可能稍微的离开那些罪。 

我以前总觉得自己过得不好,或者说过得不够好,是因为别人的问题,是因为人家亏欠了我,就不肯承认自己也一直不停的在亏欠人,在刺激和伤害人,眼中满是梁木身上长满了刺,虽然我表面上还做出一副很温柔的样子,实际上就在用自己的温柔当武器来对人各种隐形的要挟。其实就是因为人的败坏和贪得无厌,总是去看那些自己没有的,自己想要要不到的,以为自己配得却没得到的。根本就看不到主已经恩赐了多少给我,总是贪得无厌的想要这个想要那个想要这样成就想要那样和睦,心里面塞满了这个世界,就没有地方来给我的主住了。 

上上个月,主把我的手机扔了一次,然后我说感谢主。几个月以前的自己如果看到我现在说的话肯定会觉得这个基督徒真是个神经病,不信主的读者看到说不定也会觉得我神经病。但我要告诉你,因为现在我知道我是被主所看顾的人,所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也一定是主许可下发生的,而且一定有祂的美意在。
所以我手机丢掉的当时我就在想主啊,祢在这事上的美意到底是什么呢?
祢让我的手机搞丢了,使得我不停的在思想祢,装不下别的思虑了,这就是神迹吗?
是祢让小偷拿走的吗?
是祢派天使来取去的吗?
是祢亲自来拿去的吗?
从前我风闻有祢,现在亲眼看见祢。
主啊,祢取走了我一个手机,让我心里满有平安喜乐,以后祢还会取走我更多的所有,请祢那时也不远离我,因为有祢在我心里,我才能喜乐,才能平安,祢亲自替代了祢所取走的一切,使我可以不依赖这个世界。有一天主也要把我从这个世界上取走的,也请祢那时候来代替我留下。
 感谢主,祂帮我把心里的垃圾扫出去了,也在帮我扫清世界对我的捆绑。 

我现在对主的认识还很少,信心也还是不够。所以时常感到世界对我的要挟,我害怕丢掉工作,害怕家人生病,害怕家里如果再多添一个孩子不知道这么养育,害怕许多的事情,不敢相信自己有能力去应对将来,其实就是害怕主的恩典不够我用。其实不会的,我知道主的恩典一定够用,但我还是害怕,求主坚固我的信心。

 阿门。


原文链接是那天击倒我的证道

敬拜他,或杀死他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教会日常 | 百花瓣瓣香

黄色成长录 | 被上帝打碎的玻璃碗

黄色成长录 | 想不到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