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壳里的自由呼吸

2017-01-06 leftry 

昨天早上黄色问我,那个圆圆的是什么东西? 我没明白她的意思,她又说,妈妈,那个圆圆亮亮的是什么东西?#蜀犬吠日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对,今天的话题是雾霾。

防护+搬迁,是应对雾霾的终极措施吗?

逃离现场是不是就可以事不关己,甚至可以吃饱了撑的来说三道四?
撑开结界是不是就可以天下太平,在龟壳里自由呼吸?

怎样才是正确的应对雾霾的措施?
防护级别最高最舒适的口罩?
净化效果最好的机器?
AI智能最高的房屋?
搬家到空气清新的远方城市?
移民到没有含赵量的国家?
或者更深层一些,追问政府的失职,对污染产业的监管不力?

是不是做到了以上这些之后,就可以虽然不能畅快呼吸仰望星空,也能问心无愧,坦然面对这个时代了?

以上我都没有做到。
我买了口罩,但是经常不戴。我的孩子讨厌戴着口罩,总是趁我不注意要扯下来。家里的老人更是坚定的拒绝口罩,也懒得开净化器。我家的净化器能覆盖的面积很小。孩子的幼儿园没有安装净化器,家长们曾经商量着要买一台放教室里结果不了了之了。换个城市生活不知道从何起头。贫贱不能移。散步什么的,想过但是也不敢。

所以你可以说我写这篇文是在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我目光慈祥,心不再想,让里面的东西慢慢死亡。

雾霾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散呢?也许是五十年吧。所以我们这一代人甚至我们的下一代都看不到洁净的天空了吧。
现在所看到的各种“抗霾”对策,似乎都是在告诉我,用这种方法,就可以熬过这次爆表,就可以熬过这个冬天,就可以熬到空气好转的时候。

可是如果我们每年冬天都必须这样来一次呢?
如果到了春天、夏天,污染还是阴云不散呢?
我们在做的措施,都是【熬过这一次就好了】的措施,硬撑起一个千疮百孔的龟壳结界。

妖风过后,村民们纷纷从地洞里出来,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耕田经商考举人,乡绅们盘算着下次要献谁家的童男童女来保一方平安,有的村民带着妻儿老小金银细软搬到山那边去了,过了几年,山这边的村民吃完了,逃光了,于是那妖物为要找可吃之物,从山中出来了。

像不像现在?

故事里妖物能被供养,都是因为人心中各种恶念可以给它吞吃。
那供养今天这霾兽的,又是什么呢?

只是因为政府贪腐无能失责?
只是因为厂矿无良偷排?
我们都是无辜的受害者?

孙悟空根本就不会从这里路过

妖物每一年都要出来食人。
屠龙的勇者最后会趴在龙窝里的金银上长出爪子和翅膀。

正是因为我们内心充满了贪婪恶毒怯懦和愚昧,所以才有这种种绵密不绝的人祸接踵降临。
当做恶的链条被拉得足够长,上面的每一颗螺栓都会认为自己是清白无辜的,都在盼望天降的弥赛亚脚踏五彩祥云身披金甲圣衣,把自己从苦难中解救出来。
雾霾是我们今天配得的福利,豆腐渣的校室也是,三峡上装反了的空调也是,掺了三聚氰胺的奶粉也是。

空气、水、星空和森林河谷,本是上帝赐给全地的普遍恩典。
现在这恩典已经被收回去了。

【路10:13】哥拉汛哪,你有祸了!伯赛大啊,你有祸了!因为在你们中间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推罗、西顿,他们早已披麻蒙灰坐在地上悔改了。

还要被收去多少,我们才会开始悔改?
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始。那我们可以去行的该是什么呢?

这地土是上帝赐给我列祖所得为业的,是我的,是我子孙的。这恩赐是从天上来的,不以我是否有那一纸证件而定有无。

无恒产者无恒心。这产业需要我来守护治理,若任凭强盗败家子作贱掳夺,上帝的烈怒必向我倾倒下来。

有时我也感激有雾霾的存在,它将我们的眼光从盛世转开,从娱乐至死转开,从科技高地转开,逼迫我们去思想关于生死的问题,逼迫我去看见我内心的肮脏污浊比空气更为不堪。

求主洁净我的心,使我的心思意念能蒙悦纳,求主坚固我的心,使我能有勇气面对现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求主操练我的心,使我能有智慧管理我所得的产业。



谢谢关注透明暖语,请鼓励我继续写下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茶两盏之二 | 春来抚琴喵了个咪

透明乱翻书 | 旧约和新约里的神

透明乱翻书 | 颠倒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