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山列传之五:我乃害朕的刁民

2016-12-01 小师姐 
本文首发在『Magi·Write』写作实验室平台。围观请搜索公众号:M-Story365 http://mp.weixin.qq.com/s/uIExqYWsBjQjQx6w-H00Ww
每天不一定有没有的Y1纪念,欢迎转发,欢迎投稿,欢迎点播
办公区背后有条通往施工区域的便道。从大门出去右转就是,走不多远还有个岔道。岔道的左边是个断头路,路上就有旺财的故居,右边那条路曾经可以通到施工区,现在也是断头路了。

说起这些路为什么断头就话长了,说多了都是泪,就不说了。

曾经这两条路还是很繁忙的,现在既然断头了,就荒凉了起来。
分岔那里,路面因为双桥车长期的压榨,陷下去了一块,春雨一发,就积起水来,芦苇也从那里长出来了。雨水充沛的季节,水坑里熙熙攘攘的挤满了蝌蚪。

下图密集恐惧症患者速速退散,其实不是我说的这个水坑,反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配这个图,呼呼。


其实这一带野鸟也不少,不过为什么他们不来吃蝌蚪呢?暴露得那么明显的嘛,我们分析过好几次,最终的结论是“可能是不好吃吧”。这里看起来好吃的东西似乎挺多,不好吃的也不少,除了蝌蚪之外,草鞋虫看起来也很难激发鸟类的食欲的样子。

就那么一点点水坑,能把那些蝌蚪养活到什么程度我们也一直很是担心,那里的水积了又干,干了又积,从春到夏,蝌蚪似乎都没有断绝,水草也一直长势良好。

当然路上也会出现些长大了变态过的蝌蚪,至于是在哪里变态的就说不清楚了,总之隔三差五的路中间就有一位长者迤逦着要过马路,或是没有过成马路,就扁了摊在那里。
反正路上的长者们都是单独行动的。
在工地上也经常遇到他们,经常是揭开一口井盖,三五只在里面窝藏着,连看都懒得看我们一下。
每次看到,我都要掏出手机给留个纪念

先帝啊!+1S!

可惜由于广电总局的缘故,他们都没有成精的机会了。




谢谢关注透明暖语,请鼓励我继续写下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透明乱翻书 | 旧约和新约里的神

透明乱翻书 | 颠倒的房间

使地震动的有三样, 连地担不起的共有四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