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山列传之十一:两条腿的鸭子谁没见过

2016-12-19 小师姐 
本来是每天不一定有没有的Y1纪念,现在已经是周更的节奏了。
欢迎转发,欢迎投稿,欢迎点播

题图是在朋友圈里看到的,借来用了。

杀人山的动物们,有很多都是不好吃的,当然好吃的也有不少。
比如知了就挺好吃的。
当然我没有吃过,我只是看见人家吃过。
夏日傍晚里,山脚下的工人们收了工,晚饭之后,就会带着自家的狗儿出来散步。身手敏捷的小哥们无论是在香樟树下还是银杏树下,伸手就能摘下一枚鸣蝉,随手扔下地,小狗仔儿就欢叫一声扑过去大快朵颐。
“高蛋白,营养好得很,喜欢得很。”小哥说。


只找得到蝉蜕拍拍

对于我们这些四体不勤的低头族,杀人山也有福利支援。
不,不是蘑菇,洵爷都说不能吃的蘑菇没人敢尝。
草丛里最容易找到的东西当然是建渣,水泥块啊,玻璃碴子啦,双壁波纹管啦,这些都是没有技术含量的日常,得到食神恩典光照的人才能在草窠深处的石板底下发现禽蛋。


蛋也没留纪念,只有孵出来的可以看看

总共就那么一次,三颗。
白里透着浅青,似乎还带着温度。
在手中掂量半天之后,还是放回原处去了。
因为脑补出来的不是美味煎蛋,而是滴答黏腻的裤兜。额啊,太危险了。

草窠的旁边住了两家施工队,年深日久,鸡鸭鹅鱼养了不少,这些蛋不知道是哪一家的鸭鹅偷偷跑出来下的。

后来就长大了

次日再去看时,三个蛋都已经不见了。不晓得到底是蛋的时候就被吃掉,还是孵出来了以后才被吃掉的。













谢谢关注透明暖语,请鼓励我继续写下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茶两盏之二 | 春来抚琴喵了个咪

透明乱翻书 | 旧约和新约里的神

透明乱翻书 | 颠倒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