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恋的思考

2016-12-12 leftry 
这篇文,是12月1日艾滋病日的时候写的。周六下午很多姊妹在会友课程上提起了同性恋的话题。大家讨论了很久,我也把这篇文作为回应。
另外,在敝国谈艾滋病,如果第一反应是中原血祸和高耀洁,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啊。如果对此没有概念,请戳最下方的”阅读原文“。



在认识主以前,我算是一个自由主义者吧。
只要不影响到其他人的利益,你情我愿的事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这样的想法也是我的信条,也并没有想过这么人畜无伤的的想法,到底会有什么问题。
所以呢,同性恋也好、SM什么的也好,反正不影响到其他人啊,只要把握住这个度,又有什么关系呢。
甚至某种程度上,我还是政治正确的同性恋支持者(虽然我本人是个异性恋者),对于各种同性恋者的平权运动,都持有一种乐见其成的态度。

当我真正的听到福音之后,就不得不去更多的了解圣经对人的要求,和去听更多的牧者讲道。
然后就发现我不得不面对“基督教是不允许同性恋的”这个问题。
我以为会有很多的冲突和征战。因为我交往的圈子中,有不少人是跟我以前一样,因着对人的自由的高举,而对同性恋持有高度的支持态度,而且把保守的思想,认为是阻碍世界进步的腐朽。不过在我更多的了解教义、了解家庭秩序并去遵守这秩序,而且因着家庭回归到本来的秩序中而得到恩典的光照之后,我对同性恋行为不再持之前的支持态度了。
当然我并不是要斥责同性恋者,首先是因为我并没有真正的跟同性恋者接触过,而且我也没有资格去斥责他们。

只是我从来没有受到同性恋这一种很特别的淫乱的试探,因此我也不了解他们的忧伤和痛苦。……但我一样总是受过淫乱的试探,我从一般性的淫乱的罪上,也了解那种难以自拔的罪的捆绑和纠缠。”
王怡牧师文章里的这句话也成为我如果要面对同性恋者时,需要反复咀嚼的话语。

今天是艾滋病日,所以关注的微信公号里有很多关于同性恋的讨论,于是又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突然又想明白了一些新的点:

·我之前对同性恋的支持,其实是对爱情的支持。
·把爱情作为偶像来看待,就把爱情看得非常的高贵,所以持有“只要是真爱,那就是神圣的”这样的观点,而撇开了其他,进而认为无论两者之间有年龄、性别、种族、物种之间的差距,只要因着灵魂的交往,而产生的是“真爱”就值得祝福与支持。
·然而没有标准的“爱”是空洞的,归到根本,只能说是被世俗情欲的捆绑,而不是爱,无论是男女之间还是同性之间,都不可能有完美的爱情,只是陷入恋人恋物的迷恋罢了。
·人和人的结合,总是充满了各种互相的伤害和苦毒,不论是异性间还是同性间,不因为这种结合是否以“爱”的名义呈现而改变,而过度高举了人的爱,就很容易陷入到淫乱中,“快乐"之后紧随而来的就是空虚。
·以下这句话,应该是还没信主时的我会很讨厌的(你们这些基督徒,动不动就把圣经搬出来,除了上帝就不会好好说话了),现在却不得不这样说:没有上帝的指引,就不会有真正的爱情。而且上帝的安排是超过爱情的。现在想来,以前的我还真是把“爱情”当作偶像在崇拜呀。
·是的,人是没有办法产生爱的,异性的结合没有,同性的结合更不会有。我们能爱是因为首先从上帝那里得到了爱。异性恋者的罪跟同性恋者的罪,在上帝面前是同样的罪。
·再也不相信爱情了这句流行语反映的其实是根本就没有爱情,如果没有上帝的守望的话,人跟人的关系就是利益利用,人跟人的结合也就是“局”而不是“约”。
·所谓的人畜无伤,不伤害第三者利益的二人亲密关系,就算撇开上帝的存在,两个人互相之间也是在不停伤害互相得罪的。

希望有一天能把这些想得更明白。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一起讨论的姊妹中,有一个是曾经受过同性恋的试探,也曾经与一个女孩保持了很久的恋爱关系的,她在众人面前把这段经历说出来了。
感谢主,她走出来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教会日常 | 百花瓣瓣香

黄色成长录 | 被上帝打碎的玻璃碗

黄色成长录 | 想不到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