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成长录 | 家中的恩典

2016-12-29
昨晚先生又自告奋勇说他来哄女儿睡觉,让我不要管他们俩。



我们俩加班一直都不少,我们回家之前,女儿就在外公外婆那里,等我们下班了去接回家。先生的加班量比我还大,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照管女儿。
说起来,先生对付孩子的招数时常都会让我感叹遇到个猪队友,每次他信誓旦旦说要带娃,到我去看的时候通常是大的在打游戏或是看视频,小的在旁边看动画片。过一个小时再看,俩姿势都不带变一下的。要不然就是一开始还其乐融融讲故事呢,过一会就变成大的在睡觉,小的在看动画片了。再要不然呢,就是说好了他来负责带娃睡觉,结果让孩子一直看动画片,越看越兴奋,最后还是把又哭又闹的娃扔给我哄。
为此我没少跟先生抱怨:

你带她玩点健康的游戏行不行啊?
你当爸爸要做个好榜样啊,别总带着她盯着电脑啊。
晚上她困的时候你就别给她看动画片了,让她安静下来很快就能睡着的,惹兴奋了,她又困,就会吵得很,很难哄的。

先生被我说了之后,表示要改变跟女儿的相处方式,确实也慢慢有所改变了,但在我看来,还是经常觉得他猪队友,所以他还是经常被我抱怨,有时候我抱怨的多了,还会惹他生气,糟糕的话,我们就争吵起来了,更糟糕的时候,把女儿也连累进来,急得她大哭一场。

现在回看原来那个看先生这里也不对,那里也不对的我,真心是个不折不扣的律法主义者呀。如果家人不按照我设想的方式来“科学育儿”,我要么就一定想把那人给掰到我的道上来,要么嘴里说着幸好你帮我照看孩子,让我可以轻松一些,其实心里还是在抱怨着。家人一边对付着难缠的孩子,一边还要小心翼翼的照顾我的想法,也真是累。

我以前是从来都把家人的付出,当作是孩子成长路上的障碍,而不是当作恩典。这样律法主义的我,简直就是家里的苦毒制造机。



昨晚我们俩都加班了,回去的挺晚。前天加班的更晚,我们回家时女儿已经睡着了,所以昨天女儿看我们回来,很是高兴,要想把前天没见到我们的份一起玩回来。

我们给她洗完澡,先生就说你去洗澡吧,我来照顾她刷牙和睡觉。
等我洗完澡,已经快11点了,女儿已经收拾停当,窝在被窝里听爸爸讲故事,听起来似乎很快就要睡着的样子。
但是等我刷牙抹脸磨磨蹭蹭过了半个小时,父女俩还在叽叽咕咕讲故事,而且越听娃越兴奋的感觉。我开始觉得要生气了,很想去申斥一番:

这么晚了你不要继续讲了,让她安静下来睡吧!
你也不要用这么兴奋的方式来讲故事了吧,你安静点她也更容易安静下来。
你把灯关掉她就容易睡了嘛!
¥%#@%&×(##

不过我这次比较不律法主义,这些话在心
里想了一圈,都吞下去了,试图关卧室灯,被女儿大声抱怨之后又给打开了。然后关上卧室门去客厅读圣经了。
——女儿已经差不多两天没见到我们了嘛,当然舍不得这么快睡觉。
——这父女俩不也没有打游戏看平板么,这么其乐融融不就是我一直期待的画面吗。
——如果是我去哄,她一样这么兴奋的,说不定我还发脾气呢。
——现在反正她也睡不着,就让她高兴的慢慢犯困再睡吧,顶多就是明天起不来迟到咯。

没错,我就是这样想了,而且心里还很高兴。
读经的时候,听到卧室里继续传来叽叽咕咕父女俩说话的声音,女儿催促着“再讲,再讲”,爸爸几乎要投降“睡了嘛,明天继续讲嘛”,心里暗暗觉得好笑。
等我读完两章经文,回卧室去看时,父女俩都已经睡着了。



据说在华西神学院讲逻辑课的时候做过一个实验。
手里紧握着海绵,伸手进水桶里再拿出来,海绵几乎还是干的,但如果手松一些伸进水桶,结果当然不一样。
恩典也是这样,如果我的心是关闭着的,再多的恩典我也感受不到。



谢谢关注透明暖语,请鼓励我继续写下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透明乱翻书 | 旧约和新约里的神

透明乱翻书 | 颠倒的房间

使地震动的有三样, 连地担不起的共有四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