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ar Morghulis | 不完全穿越及死亡断想

2017-01-04 leftry 

题图是搜索来的

曾经有段时间,我在起点天涯之类的网站上看了很多穿越类的小说,阅读量简直可以用“海量”来形容了。看着男主女主们穿回去或如鱼得水或摸爬滚打,玛丽苏杰克苏,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哪一天穿越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了,会怎么样呢?

钻研了各优秀穿越作品之后,我的结论很清晰:我会挂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作为炮灰NPC挂掉吧。
或者,挺过了一轮又一轮别的NPC的挑战,作为主角登顶路线上最后一条拦路虎被干掉。
或者,我就是那个穿越故事的主角,小说写完了,王子和公主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那又怎么样呢,我最后还是会挂掉。

对,就像在现实生活中一样。

创世纪第五章里,一大堆活了九百多岁的亚当后代们,都是以“就死了”作为结束。
福音书里和使徒行传里,那些因为神迹从死里复活过的人,最后也还是死了。





因为对现在的生命状态不满意,所以想重新再来一次,就是这样的想法催生了前些年那么多的穿越文吧。
【我带着现代的知识、科技、见识,回到古代去,那些古代人都不如我,所以我一定可以出人头地,过上比现在更好的多的生活。】痴迷穿越文的读者客群们,也许大多数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在自我带入也不一定呢。

重新再来一次
就可以把眼前的苟且全部甩开
带上我一身的本事
让诗和远方如影随形

(说不定人们对来世和轮回的渴望,也是这样想法的翻版哦。)
所以想要穿越、想要轮回,甚至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越来越热火朝天的早发早移,说到底都是对现状的不满,又不想不能或是以为不能推动处境的转变,所以想要逃离罢了。(PS,我不是说所有的双早都是逃避,也祝福那些即将和已经用脚投票成功的人们。)

想得美。

穿不穿越都会挂,轮不轮回都是一地鸡毛。
灵魂没有改变,重启的人生依旧还是那令自己无比厌弃的人生。

用逃离的方式来解决眼前的问题,结果必然是被其他未曾预料的问题所缠绕。有道是躲得过雾霾躲不了甲醛,总有一款适合你。

【彼前5:8】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

摆在现在的大卫们面前的选择似乎就是:

你愿意呼吸五十年的雾霾?
是山洞癫蝠在赵国的监狱里服刑二十年?
是在地中海的阳光里与恐怖袭击擦肩而过呢?

【撒下24:14】大卫对迦得说:“我甚为难。我愿落在耶和华的手里,因为他有丰盛的怜悯,我不愿落在人的手里。”

我也甚为难。
现在的时代,现在的生活,现在的处境,就是主单单为我专门准备安排的。不管躲到哪里,都还是在主的手中。

祂把现在的世界击打破碎成这样,似乎我还看不到神的作为将如何显现出来。但不再惧怕世界的真相,也不逃避自我内心的丑陋,就是主对我的神迹和翻转。

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
Valar Morghulis 凡人皆有一死
Valar Dohaeris  凡人皆须侍奉
《所有美善力量》

所有美善力量都默默围绕,
奇妙地安慰保守每一天,
让我与你们走过这些日子,
并与你们踏入新的一年。
尽管过去的年日都折磨心灵,
艰困时光重担压迫我们,
主啊!拯救饱受惊吓的心灵,
以那为我们预备的救恩。
若你给我们递来沉重苦杯,
满溢着忧愁痛苦的苦杯,
主啊!从你良善恩慈的圣手,
毫不颤抖心存感谢领受。
主啊!若你愿意再赏赐我们,
世上欢乐以及阳光亮丽,
让我们纪念过去美妙岁月,
把我们生命完全交托你。
今天请让烛火温暖地燃烧,
是你带给黑暗中的我们,
或许这会引领我们再相聚,
明白你的光在黑夜照耀。
寂静深深地围绕我们展开,
让我们听见那丰富响声,
从周遭无形世界向外扩散,
凡你儿女尽都高声歌颂。
所有美善力量都奇妙遮盖,
不论如何都期盼那安慰,
在晚上早上每个新的一天,
上帝都将与我们同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教会日常 | 百花瓣瓣香

黄色成长录 | 被上帝打碎的玻璃碗

黄色成长录 | 想不到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