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山列传之十三:汤圆粉子和时光撕裂者

2017-03-23 小师姐 

自从入山官道换了个隘口,莫说新上山来的菜鸟,就是常在山中办案的老油条,几乎都要忘了这座码头其实还是杀人山。

某天,在杀人山办案多年的捕快甲,对一同办案的捕快乙说:
杀人山的案子,办不得。粘到你就跑不脱。
捕快乙:
案子越办越多,就没得哪个案子是办完了的。
我在旁边打酱油,多嘴接话:
嗯,就好象摇汤圆粉子,本来只有这么滴点儿大的心心,在汤圆筛筛里头,筛过去摇过来,就摇成了这么大个汤圆了。
捕快甲乙看了我一眼:
你是坨大汤圆。


我一路跟着两名捕快大叔去办案,边走边想从头到脚抖抖抖,好把身上的汤圆粉都抖下去,只留个心心就对了。






年关之后,手上的杂事越来越多,每天看到有同事迎面而来,或是听到电话响起的时候,我都下意识的心中一紧,迅速的琢磨是不是之前答应了人家给做的某某事其实一直拖着没完成,他是来找我催帐的。

一件工作想要完成,就会蔓延出四五个分支任务,一开始只需要和一个部门的一个人交道,蔓延到五个八个,然后这样递减延展下去。于是我手中的事务各样都成了分形的花菜,从各个方向将我网罗限制住。

每一天,这些花菜都会在末梢上或是从根基上,向外延展,生发出更多的分支来。而每天,我的精力却只够把眼目所见的分支末梢,解决掉那么一些,却始终不能顺藤摸瓜,回归到根本来完成这些事务中的任何一个。

还有一些枝蔓,因为我的眼目局限,就被我选择性失明屏蔽掉了。然而在我选择不看不听不管的时候,这些花菜还是按着它们的生命力野蛮生长着,梢端或是主干,不时穿刺出来扎我,提醒我它们的存在。当我终于不能再自欺掩面不看的时候,已经不是花菜,是一棵树了。当然,也有我好运的时候,视而不见一些日子,发现某根蔓子不知何时已经移植到别人的后院去了。

在这些枝蔓中穿梭的时候,我也就被它们割裂撕扯成了一个破碎的挣扎者。每一个电话,每一条SNS,都在进一步的穿刺分裂我。

当然我也在不停的拨出电话,发送SNS,成为别人任务树上的枝蔓。

没错,我也是其他人,同事、上司、乙方或是甲方的时光撕裂者。

这样劳碌的囚笼也算是职场困境之一吧。

多结果子的葡萄树,是从根基上生长出来的。

我现在虽然从根出发,却在枝蔓的荆棘网罗中失迷了,岂能不跌倒呢。

眼前还不知道该怎样才能从杈杈丫丫中跳脱出来,翻转视线,才能把这朵烂花菜,梳理成葡萄树。

看到自己是虫,可能是成为蝴蝶的第一步吧。

你这虫雅各和你们以色列人,不要害怕!——以赛亚书 41:14








一年的1/4已经过去了,想起来觉得好惶恐。。。。。。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教会日常 | 百花瓣瓣香

黄色成长录 | 被上帝打碎的玻璃碗

透明乱翻书 | 聊聊遇到渣老师的孙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