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日常 | 百花瓣瓣香



1. 
有次晚间聚会,我正好坐在牧师师母后面的一排,牧师左边还有两个座位。证道开始之后十来分钟,又进来了一对夫妇,牧师师母起身让他们进去在那两个座位坐下,妻子坐在右边,丈夫坐在左边。于是本来已经坐下的牧师跟师母又站起来,互相换了座位。

2. 
有段时间女儿喜欢坐在诗班后面靠墙角的地方,那里的隔板旁边正好可以装下两三个小朋友一起躲着玩。有一次来了一个看起来还不到两岁的娃娃,也想挤进去,大娃娃们不乐意,他又怄嘟嘟的退出来,走在窗边的时候,一头撞在窗帘绳子里,一下子被缠住挣不动了,旁边几个大人大惊失色赶紧去解救他出来。

一个姊妹挺着大肚子,看着窗帘绳叹了口气,三两下把窗帘绳收起来,塞到顶上卷着的窗帘里面藏好。

3. 
证道刚开始,有个姊妹带着孩子进会堂,在我前面的空位坐下以后,掏出个游戏机给孩子玩。

过了一会我闻到一阵香喷喷的味道,一看是她在搽手霜,过了半天还是闻到香喷喷的,一看她又在脸上搽啊搽。搽完手搽脸,搽完脸搽脖子,搽完脖子又掏出一瓶子法宝来搽手搽脸搽脖子,搽完了又掏出了各种瓶子刷子笔镜子睫毛膏描啊描啊描啊描啊描,其间还倒拿着睫毛膏瓶子训孩子不要跟人家抢玩具(我好怕她的睫毛膏流出来),训完继续描描描。

牧师讲道讲完她终于描完了,然而我在后面看到她下巴到脖子那里有一条线没有搽匀,想了半天要告诉她你的脸这里是花的,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开口。

4. 
四五岁的孩子们,讲道时在会堂里凑一起玩起来,经常就会弄出各种声响来,偶尔叮叮咣咣一下大家也觉得没什么,但他们玩高兴了声音就会吵到旁边的人没法好好听道,这时家长们会过去制止他们,要求他们安静。

不过通常跟他们说“嘘”起不了多大作用,过一会他们就又玩的吵闹起来了。有一次一群小孩子们在我背后玩过家家,把座位下面的圣经和诗歌本搬出来给洋娃娃当枕头和床,我见她们玩的可爱,掏手机出来拍照,结果手一滑,嘣一声手机重重摔到地上,所有人都吓一跳转头来看我,孩子们也被吓到了,都跟我说“嘘!”。

结果那一下我的手机摔坏了,花了快三百大洋才修好。

5. 
教会里有个弟兄,是个知名学霸,形象凶猛,声音洪亮,后来他去读神学院了。

有次主日,上楼的时候他走在我后面,听见他大声武气的跟旁边人抱怨:

“你晓不晓得我们作业有好多!啊!一门课,光题目打出来就有16页纸!A4的!题目!16页纸啊!你晓不晓得我们作业有好多!”

后来主日学上完课,我带女儿去上厕所经过他的座位,他旁边换了一个人,压低了声音他还在倾诉:

“你晓不晓得我们作业有好多!啊!一门课,光题目打出来就有16页纸!A4的!题目!16页纸啊!你晓不晓得我们作业有好多!”

6. 
两个小女孩藏在隔板旁边的空隙里说悄悄话。

 “我想下午去你家玩,可是我妈妈应该不会同意我去的。”

 “没事的,我们为这个事来祷告嘛。”

第三个小孩子挤进去坐下,抱着水杯咕咚咕咚喝水。前面两个女孩一起问她:

“你家的水用净水器净化过没有?”

“???”

“我家的水是净化过的,我家是用的安利的净水器!”

“我家的净水器也是安利的!”

“???”咕咚咕咚继续喝水。

7. 
女儿在会堂后面跟新认识的长老家的两个女儿玩过家家,我是姐姐你是爸爸她是妈妈,有个小点的男孩总过来捣乱,其实是他也想加进来玩。三个一起把他推出女孩堆去,然后小男孩的妈妈领走他,过一会小男孩就又挤过来了。

反复几次,女孩们急了要打那男孩,我跟长老太太赶紧拦住她们,说,弟弟不明白你们的游戏规则,你们要让他明白,就可以一起玩。女儿气呼呼的说“哼!不管他明不明白规则我们都不要跟他一起玩!”

长老太太好温柔的说,哎呀,那可糟糕了,如果主说不管你悔不悔改我都不赦免你,那该多可怕啊。

然而几个女孩仍是不理。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那小男孩也加入到过家家的队伍里去了,不过我没有看明白女孩们给他分配的任务是什么。








我第一次去百花堂的时候,正是夏天,我穿着吊带背心和热裤就去了,新朋友见面会上还手忙脚乱打翻了我的杯子。现在想想肯定会被人侧目“真是不归正”吧。

感谢主,让我们这样的一群罪人可以在你的檐下院中,有安身的处所。

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唯有我们    神的话,必永远立定!——以赛亚书 40:8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黄色成长录 | 被上帝打碎的玻璃碗

透明乱翻书 | 聊聊遇到渣老师的孙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