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恶与苦难存在的上帝,其美善何在 | “信仰是非理性的吗”讲座回应

2017-03-13 leftry 

“上帝的美善在哪里”,这个问题,我在春节假期的时候被主外的朋友质问,我一时不知如何回应,也一直想回应。

被问到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

我转了关于宁波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的评论文章,其主旨是死者罪不至死而意外丧生,不应被继续嘲笑仇视,坚持只有全然无辜者才配得上悲悯是荒谬的。( http://mp.weixin.qq.com/s/l-nCXsk9r4f--0pOpc9Tzg 别再诅咒被老虎咬死的人吧,你的仇恨要用对地方》)

一个主外的朋友评论说,反正对于你们基督徒来说如何看待这事是难题吧,他的死已经是上帝预定了的。

我理解他也许是指:你们有什么好难过的呢,反正已经预定的事,一定会发生的,那还难过悲悯什么呢。

于是跟他表明了我对预定论的理解,上帝的预定里包括了我们的感情和努力。并不是一切已经预定好,所以躺那里等发生就好。

讨论到后来,他抛出了一个“终极”质疑:

全能又善良的上帝,既然允许了诸如奥斯威辛、文革、三年饥荒这种种苦难发生,那上帝怎能说是如宣告的那样美善呢,甚至怎能说上帝存在呢?

接到这个问题我不知从哪里开始回应,只好表示一定要组织好语言再来沟通这个话题。

——好像我们的沟通,总是会以这个来作为话题终结杀器啊。
——因为我跟基督徒的沟通,他们都以“这是神的奥秘”来终结我的话题啊。

上个周六,我所在的查经小组邀请了柏斯丁老师来做了分享讲座。讲座一开始,老师也提出了这个古老的问题。

(前提)一切都是在上帝的允许下才得以发生,而且是上帝计划中的一部分,
——因为上帝允许了奥斯维辛、文革、三年饥荒……各种人祸灾难,这些事一点也不美善;
——所以全能美善的上帝根本就不存在,如果存在就不会允许这些事情发生;
(结论)上帝要么不存在,要么不美善。

但凡对基督教信仰有过思考,这个问题就不能回避,在我还不信的时候,这个推导也是我不信的理由之一。信主之后,当然不再怀疑上帝的美善,却对此并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所以很想知道老师会怎样来回答。

以下是讲座中我记得的部分,当然我的记录跟老师的原意是会有偏差的,希望也不要偏差的太远了。(如果你只对前面的问题感兴趣,可以跳过灰色字体的部分。)

 老师的求学以及追寻信仰的历程。

柏斯丁是老师的笔名,向柏拉图及奥古斯丁致敬。老师本名的姓很生僻,姓禤,发音是宣,没人教的话我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个字。。。。

老师求学和追寻信仰的过程中,得到了很多老先生的带领。详细的我也记不住了,体会就是,民国时期的教会学校或是神学院,真是在养育人,而不是灌输被割裂的知识。老师故事里的老先生们,有主内的也有主外的,他们贯通各样学科,无论是语言还是“专业”学科,或是古典音乐、美学和文学的欣赏,都让我很仰望,老师倒是平淡的一句“这在当时的神学院,就是基本的训练。”

听老师的故事时,我想得更多的是    神给我们每个人的带领预备都是不一样的,也都是充满了    神的美意。老师说他一直没有因为出国读书的问题填什么表盖什么章跑什么手续,自己办好签证买好机票,就这么去了,事就这么成了。想想真是只有用神奇来解释。

 基督教哲学的复兴
——神学是如何被学术界驱逐,以及如何“华丽的回归”学术界的过程。

(分享中老师提到了很多名字和地方,可惜我哲学逻辑神学一样装备都不齐全,除了加尔文,一个名字都没听懂。)

二战之后,世俗文化的兴起对欧美的基督教文化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同时学术界也对基督教的学术进行了“剿杀”,神学被学界认为是胡说,过时的思想。基督教经历了世俗与学术的双重低迷(我觉得我的表达有些词不达意)。

60年代的时代周刊,某一期也以“上帝已死”为题,宣告了基督教的“没落”。

非基督徒会认为一个人,如果会信基督教,那他不是傻就是有问题。总之,基督教=反智的帽子就扣上了。

今天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宣告自己归信了基督教,但这其实也没有扭转不信的人心里“会信基督教就是脑子不清醒了”的成见。

说回基督教在学术上的回归,在神学被轻看藐视的时候,基督教的学者们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们的信仰,是学术上说不通,不值一提的吗?

总之,他们成立了一个“基督教哲学家协会”,这个协会的成员们整天讨论些啥老师似乎说过不过我也想不起来了,总之这个协会里的学者们里面,一开始只有一个基督徒,后来不知道是加入去参与的基督徒更多,还是讨论来讨论去本来不信后来归信的基督徒更多,反正就是基督徒越来越多,多到时代周刊又出了一期特刊宣布说《上帝回来了》。

上帝的学术,被从神学院中赶出去,在世俗化进程仍然轰轰烈烈的时候,又“回到了”哲学系里面。

【本来很有趣的分享啊,怎么被我记录得这么无趣了,sigh】








回到前面说的“恶与苦难”问题。

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历代的基督徒,为自己的信仰辩护的过程中,都对此作了回复。

一种回答,是“整体图景”的角度:

一幅画很美,但是这幅画上的每个局部,或者说是这幅画的每个像素,单个看来可能都不够美,但这些不美好甚至丑陋的局部,组合起来就是一副美丽的图画。

在上帝的整全计划中,恶意和苦难也是组成美丽图画的一部分。

另一种回答,是从人的自由意志这方面来回答的:

上帝如果不允许人类犯罪,不允许苦难发生,那也就是说,人类的一切问题,连苗头都还没有,上帝就去解决了,那上帝造的不是活人,而是芭比娃娃。为人父母,当然不希望生个儿子是百依百顺的公仔,我们会爱一个要叛逆,要离家出走,要忤逆使父母伤心欲绝的孩子,而不会爱一个永远不会犯错的玩具。

上帝对人的爱,也是如此。

当然,这样的回答,一定还是不能让人就此不再疑惑。

所以非基督徒哲学家们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ok,你们说的自由意志也好,整体图景也好,都没问题,但是你看,还是有些恶和苦难,是毫无意义的!比如一个开压路机的父亲没看到自己的孩子结果把孩子碾成一张纸这样的悲剧,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是毫无意义的。在这种时候,上帝的美善在哪里?

基督徒哲学家们的回答,是讲了另一个故事:

车库里有没有一头伯纳犬,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去看一眼,有没有就知道了。

可是车库里到底有没有一只蠛蚊呢?就算我们把车库按空间坐标画上格子,每个格子搜索一遍,你也可能每个格子里都找不到一只蠛蚊,但这不代表说,车库里真的没有蠛蚊。

这个故事,老师讲的时候我并没有听明白,老师后来解释的时候,我其实还是不太明白。

比喻里的找蠛蚊,是找上帝的美善?还是找恶与苦难的意义呢?还是指“人的追问”呢?

(哼!不好好说话的哲学家们真是讨厌啊!)

老师说,很多关于上帝的问题,我都只能回答说“我真的不知道。”

后来,有一个姊妹也回应了这个问题,她讲的仍然是一个比喻,据说也是老师在人文学院讲课时用过的比喻:

下雨了,地上会湿。
可是不能说地上是湿的,天上一定下了雨。








最后,是关于这个问题,我现在的回应。(当然,我的回应也一定是不能让你满意的。)

(前提)一切都是在上帝的允许下才得以发生,而且是上帝计划中的一部分,
——因为上帝允许了奥斯维辛、文革、三年饥荒……各种人祸灾难,这些事一点也不美善;
——所以全能美善的上帝根本就不存在,如果存在就不会允许这些事情发生;
(结论)上帝要么不存在,要么不美善。

这个推导,曾经是我不信的理由之一,但现在我知道,对于过去的我来说,是因为我不信,所以有这个推导,而不是因为有这个推导所以我不信。我自己的归信,是因为圣灵的带领,而不是因为我关于上帝的各样疑问都得到了合适的解答。

现在我的认识是,实施犯罪的是人类,而这个疑问,是要未实施犯罪的上帝,来为人类所实施的犯罪负责任。

而我也并不期望,一个本来不信的人,会因为看了我的回应和前面的文,“似乎在这个问题上被我说服”,就会信主。

我相信上帝的美意,是因为上帝先爱我,我确实感受到了我的    神是真的,也是活的,祂以前爱我,现在还是爱我,以后也还是爱我。

我曾经经历过一些微不足道的苦难,那时我还不信,我也没有感受到    神的美意。但现在我能知道当时我的经历中,    神的带领是美好的,是因为    神对我的爱我才会经历那些难过的关口。

这样说,不是学鸡汤文要去赞美苦难。当赞美的是    神,祂在我经历的一切事上都有美意。

【来12:11】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

只能说,我自己的某些经历,在别人看来,或许是苦难,是糟糕的事。有些事我过了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才明白当时    神要我看到的是什么,有的事,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神要我看到什么。但这些事上,如果要我说出    神的美意到底是什么,我真的无法用语言全部表达,只能说,在各样的事上,能感受到与    神亲近,是最美好的。

而别人所经历的苦难,到底有什么意义,就更不是我所能言说的了。只是,我相信我的神,祂的怒气不过是转眼之间,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所以,这些苦难,在    神那里,必有祂的美意在。

只是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是怎样的美意。

如果你本来不信主,也愿意看我罗嗦到现在,真是非常感谢你的耐心,也希望你能明白,我不是要用辩论的方式来把你辩倒,一定要你相信我所说的。我愿圣灵在你心里动工,能翻转你的心意,就能体会到上帝是怎样爱你的了。

这是   神的奥秘。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透明乱翻书 | 旧约和新约里的神

透明乱翻书 | 颠倒的房间

使地震动的有三样, 连地担不起的共有四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