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所欲为的自由,无非是生活不能自理

2017-01-21 
昨天写了孩子如厕学习方面我的思考,然后我想到了一个关于自由的问题。

话题从屁股开始

我们究竟是在婴儿胎儿期,可以随时随地想拉就拉更自由呢,还是现在这样非得憋着到了厕所再拉更自由?

谁有控制权,谁就是自由的。
在婴儿期,我们的排泄器官是自由的,它们控制着我们的身体,那时我们有排泄的自由而没有行动的自由。
而这排泄的自由之所以没有对我们的身体造成损害,是以成年人的劳碌为代价的,无论是更换尿不湿,还是清洗尿片床单或者是把屎把尿,总之我自由的屁股捆绑了我的长辈。而那时候我除了屁股是自由的,还有什么自由呢?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我生活不能自理。

当我成长为一个小孩子,屁股就得听从脑袋了,它会告诉我“我想拉”,而我则会命令它“等会,两分钟以后到了厕所才可以”。
屁股的自由在我的自由以下,我比屁股更自由。

但是屁股也并没有因此就不自由了,想拉的时候还是在拉,想放的时候仍然会放。被掌控的拉和放,并没有让屁股觉得不舒服,因为各从其类这是好的。

如果有一天我的身体又变成被屁股支配的状态,要么是我残了,要么是我傻了,要么是我老得不得了了,总之我又生活不能自理了。

可我不能只想着屁股啊

伊甸园中,夏娃为魔鬼所激动摘下那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吃了,亚当也吃了。从此人类就被罪所辖制,不再自由。

以前我始终拧不过这个弯来,吃个果子的事至于这么严重?再说了,从伊甸园出来的人类哪里就不自由了呢?听上帝的话怎么能比不用听上帝的话更自由呢?

那么,人类到底是对着分别善恶树的果子想吃就吃更自由,还是说不吃就不吃更自由?
好吧这个话题看起来有点空洞了,那我换个方式来说。

我本来不知道毒品的滋味,自然没有吸毒的自由,有一天我吸毒了,而且我家财万贯怎么吸也吸不垮,我可以想怎么吸毒就怎么吸毒哦也。那么这个可以无限吸毒的我,跟原来那个没有吸毒自由的我比起来,谁更自由呢?

分别善恶树的果子,是毒品那么糟糕的东西么?如果不是,为什么去吃会导致不自由?

我试试用些比毒品更好例子的来讨论一下:

以前是没有电商淘宝的,所有的东西都得上街去买。这在现在看来,是让人很不自由的。电商给了我不用上街,在家就能买到合适的东西的自由,而且还有很多我需要,身边又买不到的东西,也可以通过万能的淘宝让我可以购买到。这自然是好的。
但是有一天我发现,我会因为电商赠送了我满减券而买东西因为算下来非常的合算,而且这些东西就是我会需要用的,我会因为要凑够最划算的折扣而用掉了半个上午的时间,我也会因为要抢到秒杀的东西一到准点就全身紧张,而且我甚至会为了知道优惠信息,随时翻看折扣网站的最新消息。

就像前些天有个指控手机捆绑生活的刷屏文里展现的那样,想象中我们在命令手机给我们导航收发邮件看新闻连接朋友,实际上被手机反过来操控着去抢红包充电连wifi点赞看票圈。


这种自由和不自由,在智能手机时代生活的我们,想必多少都有体会吧。

电商是好的,智能手机是好的,折扣与优惠是好的。
甚至毒品,在用于临床治疗的时候,也可以是好的。

当真的是我们在掌控它们的时候,人是自由的,物是尽用的。
然而我们往往不是那个在掌控地位的,被捆绑的我们不自由,那捆绑我们的,手机或是网络,商业或是药品,因为不得善用,也是不自由的。

我们身体的各个器官,有各样的功用,样样都是好的,相互效力使人得益处。
而当某个器官不再为别的器官效力,随心所欲的时候,器官自不自由我不晓得,反正我肯定是(局部)生活不能自理了。

至于分别善恶树的果子,自然是好得无比的受造物,然而去摘来吃,是超出人类掌控能力的事,“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如果意识不到自己的不自由,就没有成长。
从不自由到自由的道路,是去掌控协调,各从其类的道路,不是轻松的道路,就像我们从小婴儿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成年人那样的路。
为所欲为的道路,无法把我们带向自由,就像巴别塔无法把人类带进天堂。

当五旬节降下的风声火舌,可以把变乱的语言合一起来。
主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自由。——约8:32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教会日常 | 百花瓣瓣香

黄色成长录 | 被上帝打碎的玻璃碗

黄色成长录 | 想不到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