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客之道 | 待主之道

2017-02-20 leftry 
在听到真正的福音之前,我们对各种偶像的宣告都很熟悉,他们都宣告说,我是真神,你来拜我供奉我遵循我的律例,我就一定会在某个时候开始保佑你,成就你,给你你所要的,届时我一定对你有求必应。

什么,你来拜我了我却没有成就你?
因为你拜得不诚心,你供奉太少,你违反了律例,你努力得不够,所以我不认识你看不到你
因为我应承的成就在来世不是今生
因为你要我成就的那个事不是我的专业
……
总之,就算有什么问题,一定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

所以,我们会把各样的神明互相比较,分出个三六九等专业范畴,然后根据自己的需要换各样的神来拜,不管灵不灵试试看咯,这些神秘的仪式说不定就哪天帮我遇难呈祥了呢。

比如开个店供个关公像,再不济也要摆头招财猫。
比如考个试先去庙里拜文殊,再不济出成绩之前默念三次信春哥不挂科。
开工动土要杀鸡,上梁封顶要杀鸡,买了台新车还是要杀鸡
……

这些事,如果成就了,我们会觉得是因为自己有充足的预备和运气,有时也会归功于神明的保佑。

如果没有成就,我们会反省自己的准备不足,运气不够好,有时也会归咎于菩萨不保佑我这也没办法呀。

总之,我们有的人会在某些事上求助于神明,有的人会在所有事上依赖于神明,无非都是为了要他们来保佑我,成就我,使我能在今生受益或是在来世享福,脱离苦海,跳出六道轮回。

我的需求最大,我的成就最重要,如果我拜你,你还不能成就我,那你法力不足,你能耐不够,你是假神,我换一个神来成就我。

所以如果有某个神宣布说我才是真神的时候,我们会下意识的去论断一下这个神能不能在诸神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他的法力是不是足够打败所有别的神成为那个最能成就我最有求必应的真神。

我想要河清海晏;
我想要洁净雾霾;
我想要消除污染;
我想要世界和平;
……

看我的愿望多么真诚无私美善,难道不是真神应该成就的吗?
真神你为什么不成就?
我想要的你都做不到,你怎么敢说自己是真神?
真神根本就不存在,我就说我们还是无神论才对嘛,是进化论才对嘛。

在这样的认知中,“我”才是上帝,神佛也好,菩萨也好,上帝也好,都该来为我服务的,都要听我的,我才是主。

无比的能力、无比的荣耀、无比的怜悯,是人所能想到的神的极致。这样的神,能够无限的成就人。

其实,那分别善恶树的果子,还在我们的腹中没有吐出来。因为撒旦说吃了那果子就能像上帝一样,如果不能像上帝一样,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呢。于是,人从这样的起点出发,去寻求到的神,无非是型号不同的阿拉丁神灯罢了。

达则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穷则今朝有酒今朝醉,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

谁知人倒欢喜快乐,宰牛杀羊,吃肉喝酒,说:“我们吃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
——以赛亚书22:13

被玻璃挡住的昆虫,以为对着光直飞出去就能进入天空。从更大的尺度来看,人类的挣扎又何尝不是在撞属血气的眼睛看不见的玻璃顶。

所以,若是没有圣灵的光照,我怎么能承认如此柔弱的马槽婴孩应该是我生命的主?怎么能承认如此卑微的拿撒勒木匠应该是我生命的主?怎么能承认如此屈辱的十架囚徒应该是我生命的主?

就算是认出了,承认了救主的我们,也仍然是紧抓着自己的主权不肯放手的。

读福音书的时候,马大和马利亚姊妹的故事曾是我的一个死结。

他们走路的时候,耶稣进了一个村庄。
有一个女人名叫马大,接他到自己家里。
她有一个妹子名叫马利亚,在耶稣脚前坐着听他的道。
马大伺候的事多,心里忙乱,就进前来说:“主啊,我的妹子留下我一个人伺候,你不在意吗?请吩咐她来帮助我。”
耶稣回答说:“马大,马大!你为许多的事思虑烦扰,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马利亚已经选择哪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夺去的。”

——路加福音10:38-42

图片来自:http://wol.jw.org/cmn-Hans/wol/d/r23/lp-chs/2015766
这个马大看起来跟我好像

家中来了重要的人,两姊妹一个在客厅陪人聊天,一个准备饭菜各种招呼伺候,为什么勤劳家务的姐姐反而不如那个什么都不做的妹妹讨喜?让妹妹来搭把手有什么问题呢?

很长一段时间我无法明白马大到底做错了什么,是她没有提前做好预备所以伺候的时候手忙脚乱吗?是她该尽自己的本分所以不该去牵扯妹妹么?

我思来想去,总觉得如果有一天耶稣到我家来,我也必定会跟马大一样一样的手忙脚乱的伺候,出各种差错,抱怨家人不来给我搭把手啊。

那就是说,我这样做一定不是主希望看到的。可是我还是不知道原因是什么,马大固然是焦虑的,我也是焦虑的,马大不知道她错在哪里,我知道错了,可我不明白什么样才是对的。

于是我反复把自己代入到马大的境况,来试图还原当时的情景。然后似乎我明白了症结所在。

如果马大就是我,那我的殷勤接待,背后的潜台词就会是这样的:
如此尊贵的客人来了,我要用最高标准来接待。
主您请在客厅好好休息,我且去做两道拿手菜给您尝尝。
马利亚你好好的陪伴,最好也记得给我搭把手,你看那里的椅子摆放得好混乱,帮我拾掇下咯。
……

在我的心里,我是家里的女主人,接待耶稣的道,不是待主之道,而是待客之道。
以私意敬拜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吧。根本就没有问过主到底有什么安排不是么。

所以我错了。
所以焦虑烦恼总缠着我。

我很想说,当我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与主之间的关系因此改善了很多,然而我必须说其实并没有,我还是常常要去做马大,不肯交托主权,我还是常常在玻璃顶上撞得头破血流,跟焦虑徒劳的争战。

不过这也让我得了安慰,因为我越像马利亚多一些,我跟主就越亲近一些了。







这是年节结束后写的第一篇文,中断了的操练重拾起来,比想象中困难得多,所以前前后后写了好几天,把本来想分成几篇文的思绪,结果揉在了一起成了现在这样的杂烩。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教会日常 | 百花瓣瓣香

黄色成长录 | 被上帝打碎的玻璃碗

透明乱翻书 | 聊聊遇到渣老师的孙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