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哪里 | 聊聊孩子的如厕学习


2017-01-20 温暖透明 
育儿的各个派系中,关于穿尿不湿还是用布尿片,穿开裆裤还是用尿不湿,把尿还是不把尿,是个经久不衰的互掐话题。

我今天想讨论的话题是,该如何让孩子为自己的屁股负责。

一旦把人群贴上标签(比如“那些给孩子穿开裆裤的”或是“只图自己方便整天给孩子穿尿不湿的”),讨论就容易陷入血气之争,所以我只说我的经历和我看到的个别现象。

个体当然不是整体的代言人,但个体对个体,才更谈得上位格上的交流。

拉哪里?拉裤子?

现在我只有一个孩子,快5岁的女孩。

她的婴儿期和学步期,基本上是24小时尿不湿的。当然夏天天气很热的时候,也会使用尿片或是直接穿小内裤,湿了随时更换。从她两岁一个月的时候开始,她自己就提出来不想穿尿不湿睡觉,那时正好从春入夏,于是正式开始教她上厕所的事了。一开始的两三个月经常尿裤子尿床,两岁半以后几乎没有白天尿在身上过了,偶尔还是会尿床,到三岁半以后也几乎不再尿床,半夜里要上厕所自己也能醒过来告诉我。完全脱离尿不湿是大概两岁十个月的时候。
(http://bnmuru.org/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599 这个帖子是她如厕学习的时候我做的记录,现在回看当时那个小肉团,真是长大了好多啊。)

现在她在家的时候当然都是自己去厕所了,出门的时候需要上厕所了也会告诉我们,然后跟我们一起到厕所去,通常都能顺利的找到厕所,也有实在找不到的时候,只好找个角落解决问题了。

小区里跟黄色同龄的孩子们,还有她幼儿园的同学们,不论是小时候穿开裆裤的还是穿尿不湿的,把尿或是不把的,这些孩子或早或晚,三四岁大小了都学会了自己上厕所,很少有尿裤子的了。

——因此我简单的得出了结论,孩子学会脱裤子上厕所的时间,通常是3岁、4岁的时候,女孩会比男孩早一些,但再早也很少早过两岁,而晚过五岁的,也是很特别的情况了。

拉哪里?拉厕所?

经常被各种“小孩子当街便/尿”的照片刷屏。骂的人会说当父母的没文化没素质没公德,维护的人则说小孩子无法控制找不到厕所时总不能拉裤子上大人也是没办法。

每张刷屏的照片背后可能都有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我不知道那些故事是什么样的。我只说我看到的“别人家的孩子”是怎么当街脱裤的。

去年还是前年了,我路过一个游乐园旁边的公交站时,看到一家人从公交车上下来。一下车,四五个家长就把他们带着的一个两岁左右女孩的裤子脱下来,让她蹲在站台,几个大人都对她呵斥:“屙!屙!不然一会要屙到裤子上!”
——两岁左右的孩子可能会招呼都不打就拉了,提前让孩子上厕所不是错,但是这一家人,根本就没有要给孩子遮挡一下的意思。

更早一些的时候,我在市中心的一个路口等红绿灯,旁边就是商场和医院。对面等红灯的人群中,有两个三四十岁的女人,带着个七八岁的男孩,那男孩突然就掏出丁丁来对着斑马线扫射撒尿,旁边的人错愕皱眉侧目,男孩尿完了自若的塞回丁丁。那两个女人中的一个似乎感到了众人的目光,然后用一种洋洋得意的口气,大声的说:“我们小!我们是儿子!
——难道丁丁不掏出来,就不能证明这个娃是儿子吗。。。。。

黄色有一个比她大半岁的玩伴,是个比较野一点的女孩,三岁多的时候就会自己脱裤子,但是不知道应该去厕所,大人也不管,她跟黄色一起玩的时候有时说一声“我要尿尿啦”就要马上脱裤子尿尿,我通常叫住她说不应该随便一个地方就拉,然后带着她去厕所,几次以后她要上厕所时也就高高兴兴的拉着黄色一起去厕所了。

不要说小孩子不懂事

就我个人的经历,小孩子是不懂事,如果没有人告诉他们正确的做法是什么,或是他们一直没见过正确的做法,那他们也只能一直不懂事了。

关于不要随地尿尿这件事,别人家的孩子在跟我家孩子一起玩的时候,我就会带他们去找厕所,如果找不到也会带他们去隐蔽的地方解决问题,总之在我照顾小孩子(不管谁家的)的时候,我就是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这些孩子的家长也并没有表示过不满,而小孩子们也很快就遵守这个规则了。

至于家长们是怎么想的呢?

不当众给孩子脱裤子,这对我来说是孩子的尊严问题,而不是麻烦与否的问题,另外当然也有卫生方面的考虑。我身边不少的家长,可能更多的考虑卫生和方便,所以他们家的孩子并不是很在乎不要随便露出屁股这个问题,不过孩子们在四五岁左右,也接受了成人世界的如厕规则,因为大部分的孩子这个年龄都上幼儿园,在集体生活中学习了这一点。

我似乎可以认为,这些孩子在幼儿园里或是在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上厕所这件事还是挺正常的。那为什么出门旅游的时候,光腚的照片总是频繁出来刷屏呢?而且照片里的孩子,明显已经超过三岁,甚至有看起来七八岁的孩子,也就是说,大部分是可以正常控制自己什么时候尿尿的年龄了。

此图来自twitter【随着缺乏责任感和成人指导的意识,教孩子们用现代化的基础设施也无法得到文明。】

所以我只能说,这些大人自己的裤裆都不见得封住了,也就难怪他们要纵容甚至鼓励小孩子随地拉撒。

就像我先前所说的例子里,有嫌麻烦,而且完全不把小孩子的自我意见当一回事,也不把公共秩序当一回事的家长,才会这样当众的呵斥一个幼小的孩子必须要马上便溺,也有把孩子的生殖器当作炫耀工具,生怕人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的家长。小孩子无法选择的在这些家长的身边成长,真是很令人担心他们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

所幸这个世界人与人之间是有交流的

“我们”跟“他们”是必须要在这个世界共存的。(啊,这里我又在贴标签了。。。。)

如果在交流中,“他们”的行为,让“我们”不舒服了,并不是躲在屏幕的后面吐槽过,就能舒服起来的。所谓位格上的交流,也就是我会在面对一个个具体的孩子时,告诉他们去厕所的路怎么走,告诉他们你应该把裤子提起来到那里去上厕所,告诉他们请排队请共同遵守这些规则。

的确我不是他们的家长,似乎我也不需要为他们的人生负什么责任,那我为什么还要去多管闲事?

因为我的生命跟他们的生命有各种交织,以后我的孩子的生命也要跟他们的生命有交织。如果我“随便他们自生自灭”,对不起,肯定不会是我想的那么舒服,这些行为就像野草一样的会各处蔓延,甚至长出更尖利的荆棘和蒺藜来,所以必须汗流满面终身劳苦。

否则我就是把世界不负责任的让给荆棘和蒺藜,留给我的孩子一个比我生活的世界更糟糕的世界。

感谢主,我从来没有在跟小孩子讲规则的时候遇到强烈的反抗,或是在面对熊孩子的时候遭遇更熊的家长这种情况。也许是因为我的态度是“我不是要用成年人的强力来压制你,而是需要你跟我一同来遵守这里的秩序”。

这些孩子并不是不能遵守规则,只是也许从来没有人对他们要求过规则。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教会日常 | 百花瓣瓣香

黄色成长录 | 被上帝打碎的玻璃碗

黄色成长录 | 想不到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