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乱翻书 | 关于一枚蛋的天命

2017-02-23 温暖透明 

丑小鸭之所以是天鹅,是因为他本来就是天鹅,并不是从鸭子变成的天鹅。那么,如果我是一只天鹅,我什么也不必做就可以成为天鹅,那我为什么还要去受那么多的苦呢?我明明躺那里等到我长大就可以了呀。

主日两堂证道中间的分享会上,一个姊妹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然后,找了一个晚上,我把丑小鸭的故事作为睡前故事给黄色讲了一遍,也是给自己复习了一下。

1

以前也看过好多次丑小鸭,关注点都在丑小鸭身上,他受的苦难,他受的歧视,以及他最终的回归族群。阅读的时候,也许自以为自己就是那只丑小鸭,哦不,以为自己是那只天鹅,为什么我的苦难还不过去呢,为什么我的翅膀还没有变白我还不能起飞呢,说好的主角光环哪里去了啊。

不过这一次,我的关注点却不是那只丑小鸭,而是那些向他施加歧视伤害漠视的动物和人们。

安徒生的故事里,有许多高贵的动物,也有大量的鸭子母鸡蜗牛老鼠之类“普通甚至低贱”的动物,这些动物大部分都很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也很以自己这普通的身份为荣,比如蜗牛们会追求装在银盘子里被焗烤到发黑,母鸡因为自己可以下蛋而感到自豪云云,从人眼视角看来多少感觉有些古怪,不过也确实有各从其类的美好意味。

这些动物大部分都很讨厌,他们的讨厌不是因为身份的普通或是没有自知之明,而是在于他们在未知面前显示出来的傲慢。他们总是用自己的已知来衡量和解释那些自己不明白的,以此把未知限定在已知的范围,来维持自我世界的安全感。

动物们当然认识长成了的天鹅,也会在成年天鹅面前低头谦卑。然而他们认不出来天鹅蛋,也认不出来幼年的天鹅。以鸭子的标准来看,丑小鸭是一只多么别扭古怪的鸭子啊!所以这成为了他们对丑小鸭充满敌意的理由。

不要说别的那些动物对丑小鸭的错误衡量了,丑小鸭的妈妈也是同样在以错误的标准在衡量这个特别的孩子。她知道这孩子特别,却又不知道为什么特别,他不是一只火鸡这事让鸭妈妈得了不少安慰,然而他始终当不好一只鸭子的事实,给妈妈带来的挫败也许甚至比孵了只火鸡出来更甚。好歹鸭子还是了解火鸡的,而妈妈始终不能了解这个孩子。

“你怎么不能好好当一只鸭子呢?你明明不是火鸡啊!”

天鹅跟鸭子也有一些共同点,丑小鸭某些属于鸭子的属性,是得到妈妈的认同赞赏的,但是这并没有让妈妈觉得满意,因为妈妈对他的要求是成为一只完全的鸭子,这一点无论丑小鸭如何努力,他都做不到。

2

逃亡后的丑小鸭时候到了,就从泥沼中被带领到水面上,看到自己的倒影因此觉悟解脱,回归到天鹅的族群中去。然而我想他回想起自己还当丑小鸭的时候,不会有太多愉快的记忆。

丑小鸭究竟会怎样看自己的鸭妈妈呢?
他幼年遭遇的这些唾弃究竟是在成就他还是在摧毁他呢?

因为他本来就是一只天鹅,所以无论他是在爱里成长,还是在困苦里成长,最终他都会知道自己的天命,成为一只天鹅。那么也就是说,这些伤害对丑小鸭来说是不重要的了吗?

或者说,如果一个人本来就是一个天才,所以无论他是在适合的教育下成长,还是在不适合的教育下成长,最终他都能成为一个天才,那么随便怎么教育就可以了吗?

可是丑小鸭的逃亡路上充满了死亡的威胁,他有可能在一开始就因为鸭妈妈放弃孵蛋挂了,也可能死于农场女仆的虐待,猎枪和猎狗,冰封的池塘……

如果他在成为天鹅之前,就在这些困境中夭折了,那他还是一只天鹅吗?

那样的话,在世人眼中,他就是一只挂了的古怪鸭子罢了,而在上帝那里,他是那只尊贵的天鹅,是一只被杀死了的天鹅。

这样看来,问题不在于丑小鸭会怎样看他遭遇过的困境,而是上帝会怎样看了吧?

3

再换一个角度来看,如果那颗蛋不是天鹅蛋,而就是一只火鸡、一只乌鸦,或是一只乌龟蜥蜴恐龙甚至毒蛇的话,那他就活该因为他的身份而被恶意对待么?

好像我发散得有点远,如果真的让一只鸭子孵出一条毒蛇,那是多么大的考验啊。可是蛋里到底会出来的是什么,真的不是孵蛋的时候就能预见的呀。

上帝的美意在于,祂让鸭妈妈去孵出来的,是一枚尊贵的天鹅蛋,这是一个殊荣,也是祝福。不光对于鸭妈妈来说是殊荣,对整个农场都是。

而悲哀的是,接受祝福的,用已知来强解未知,以有限来禁锢无限,所以,把祝福看作是诅咒了。

落在永生   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 ——来10:31

鸭子和鸭子都差不多,人和人却都不一样。一样之处,则是人都有神的形象,都是尊贵的。而这尊贵,则是各不相同的,每个人的尊贵的不同,都跟天鹅和鸭子的不同一样。

所以每一个人的降生,都是带着属天的殊荣和祝福而来的。就好象那天分享的时候,另一个姊妹所说:你是上帝的艺术品,只是还在打磨之中。

天鹅还是丑小鸭的时候,鸭子们都认不出来他是天鹅,只有当他长成为天鹅了以后,鸭子们才会在天鹅的尊贵面前俯伏。

耶稣还是木匠的时候,也没有人认出来他是基督,只有当他登山变像的时候,在海面行走的时候,显现出他的荣耀的时候,人才知道他真是主。

我们是有限的,所以总是看不见那些打磨中的尊贵,只看得见不同,看得见未知。而且被罪性污染的我们,总学不会在未知面前谦卑,总是跟那些无知的鸭子一样,用已知强解未知,以有限禁锢无限,好让自己以为局势在我的掌控之中,这样来追求安全感。

所以,我们感受到的不是祝福而是诅咒。

4

再来看看这个故事可能的两个发展线:

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这是一枚天鹅蛋。于是他们用鸭子所能使用的一切谦卑来对待丑小鸭,好吃的给他吃,舒服的窝给他睡……
我去!这头怪物胖得飞不起来了,他成了一个真正的怪物。

嗯,也许在上帝那里,他还是一只尊贵的天鹅,一只被耽误了的天鹅。

他们仍然当他是只古怪的鸭子,然而对未知采取谨慎的怀疑。
“孩子我觉得你跟普通的鸭子不太一样,作为鸭子,能教你的一切技能都教你了,现在你需要勇敢一点去寻找答案。”

作为丑小鸭成长起来的安徒生,是否希望自己会得到这样的对待呢?

5

在自己的故事中,我永远是那个主角,在别人的故事中,我是众多NPC的一员。我不知道我在别人的故事中,扮演的是怎样的一个NPC,我也不知道我故事里的那些NPC们,特别是那些看起来很奇怪,我不能理解的NPC们,到底是一枚天鹅蛋,还是一枚恐龙蛋。

我现在知道我需要做的,就是不能以鸭子的标准来衡量天鹅或是恐龙,就好象不能用雅各作为标准来衡量以扫,也不能用以扫作为标准来衡量雅各。

这不光是作为一个母亲需要做的功课,也是作为农场的女仆,和茅屋里的猫需要做的功课。



谢谢关注透明暖语,请鼓励我继续写下去


原文链接是李英强弟兄对丑小鸭问题的回应
https://mp.weixin.qq.com/s/qwmTgmbOrthJY6zkb9CLcQ?scene=25#wechat_redirect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透明乱翻书 | 旧约和新约里的神

透明乱翻书 | 颠倒的房间

使地震动的有三样, 连地担不起的共有四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