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弯曲的价值观

2017-01-31 leftry 

黑客帝国中,活在电脑程序中的电池人们,过着看似幸福美满的日子,每天跟我们这些三次元人类一样吃喝玩睡工作打拼。当尼奥被墨镜组从维生箱中拖出来,扯去脑后的生物电接口,呛出肺里的羊水,他的世界就变成了暗无天日的锡安城。从此,电脑程序中的世界里的价值观,再也无法左右尼奥作出的选择。

以前我曾经是一名政治正确的同性恋支持者。不光对所有的出柜心怀祝福,对同性恋婚姻也同样支持,连带的,也支持他们在同性恋的婚姻中养育孩子。那时我经常在推特上开玩笑时跟风发类似于“烧死那些异性恋的异端”这样的推文。

后来我思想一个问题(也许是我想多了):同性恋者组成的家庭教育中,会教给孩子怎样的婚姻观呢?
如果说,一个人会有如何的性取向是“天生的”。当一个在异性恋家庭中养育,一直被教育一夫一妻价值观的孩子,有一天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同性恋者时,内心会是怎样的崩溃坍塌呢?那同样的,在(我设想中)同性恋者的世界中,当一个孩子发现自己天生的就是个(为世界所不容的)异性恋者时,到底应该持有怎样的婚姻观才对呢?

以上所说都还是很极端的情况吧,如果真正到了需要作出选择的时候,虽然选择会令当事人非常痛苦,但可以用以判断的标准好像还是比较清晰的。(而且以上的设想,也还是在想象中的情况。)

回到现实中,成长在今天赵国的我们,何尝又不是在弯曲的价值观中生长出来的呢。一些弯曲,是西朝鲜特有的弯曲,一些,则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下跟风而成的弯曲。一些是我们看得见又对此无能为力的弯曲,一些是已经潜移默化到我们血液之中的弯曲。

那些我们还能看得清楚的弯曲,似乎杀伤力很大,但好歹总有隐秘的口口相传声在说着“你看国王没有穿裤子,JJ都露出来了”,“你看国王长着驴耳朵”。而且众人都在等待和盼望着眼看他楼塌了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一天。

其实更可怕的,是那些已经跟我们的血脉共生在一起的弯曲悖谬,有了自我意识一般把一代代人的心思意念带在歧途上大步的奔跑着,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祸哉!那些设立不义之律例的和记录奸诈之判语的,为要屈枉穷乏人,夺去我民中困苦人的理,以寡妇当作掳物,以孤儿当作掠物。——以赛亚书 10:1-2

拥有了知识就可以得到智慧。
拥有了钱财就可以得到富足。
拥有了幸运就可以得到幸福。
拥有了权势就可以得到权力。
拥有了美色就可以得到爱情。
……

前者与后者,是截然不同的两条路,几乎可以说在前者的道路上走得越远,离期待得到的目标就越远。而我们一直接受的教育或是社会对我们的潜移默化,都是在告诉我们,前者必然会带来后者,也都是在催逼鞭打我们在前面的那条路上全力奔跑,不可以停,不可以想,不可以唱反调 。

被弯曲的声响很大,被弯曲的景色华美,然而世界的真相不在这些华美宏大之中,那时向以利亚显现的耶和华,不在崩山碎石的烈风中,也不在地震与火光中,而是用微小的声音对以利亚说话。

跟随这微小的声音真是很难啊。我总是一下子又一下子的,被那些宏大华美的声音所吸引,就听不见那微小的声音了。在众人已经意识不到的弯曲中,要成为不弯曲的,也真是难,因为很容易就又开始怀疑自己,怀疑那个自己决定去做的“愚蠢”选择,是不是可以把自己带到希望的那个结果去。

所以,在那条通往窄门的小路上,能遇到伙伴,是很令人喜乐的事情呀。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教会日常 | 百花瓣瓣香

黄色成长录 | 被上帝打碎的玻璃碗

透明乱翻书 | 聊聊遇到渣老师的孙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