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祷 | 2017.5.12

2017-05-13 leftry 

某天跟网络上新认识的一位姊妹交流,我们互相分享了自己的信主见证。

她看完之后,很直接的提出疑问:我看不到你的罪得赦免,也看不到圣灵在你心中动的工。

她的直白,让我觉得很受冒犯。可是因为她的提问,我不得不反复的去想这些问题:我到底有没有真正的认罪和悔改呢? 神赦免我了吗?我是一个基督徒吗?

今天是512大地震的九周年纪念日。九年前的地震使我惊慌恐惧,随即就躲藏逃脱,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样,假装没有死亡那样跟整个城市一起浑浑噩噩的重新活着。

当然那场地震也是改变了我。我从一个真正没有爱意的人,变成了假装热爱生活,假装关心城市和国家,假装很有趣味,假装很有责任感的样子。

我躲在键盘后面安全的角落,对制度体制人心,发出各种自以为聪明的反对声。用这样的姿态,去收获从人那里得来的关注赞誉。其实也是在用这样犬儒和后现代的反对方式,来掩饰自己其实在跟自己所“反对”的世界同流合污的事实。

骨头枯干,话语也枯干。

就算是现在,听到了福音,主的话语在我心中震动,感知到了从天上来的爱,因为主的救赎而复活的现在,我还是硬着颈项的。固执又骄傲的企图在主面前想要躲藏起来,一边假装顺服,口中承认着我是个罪人,我需要福音的拯救,一边把自己隐藏成一个没有位格的存在,我可以假装自己“是一个基督徒”,而不是“我”这个基督徒。

就算是我正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也还是在用文字来隐藏真正的自己,不给人看见,似乎因此,也就可以不被主所鉴察。

是的,我没有到主面前来认罪,我以前没有,现在也还是没有。

是的我的心刚硬不能回转。

是的我的心麻木骄傲狂妄。

是的我除了主以外别无拯救。

可是纵然我看到承认这些破败悲哀肮脏,我还是没有办法完全交托,最心底的角落里,还是想抓住一点点“可以靠自己就行”的凭据。

所以我的心还是颗石心,心没有温度,所以没有有温度的眼泪。


然而这样的我,主仍然还是定义在爱我,仍然愿意为我延迟,没有让我的灵魂滑落到地狱的深坑里面。

所以主啊,请听我不配的祷告,请求袮向我赐下赦免和管教,使我里面生出爱袮的心来,请求袮破碎我引领我,使我不被世界所带领,使我不被那使人眼目愉悦的网罗住。

我有许多的罪捆绑住自己,靠自己无法挣脱出来,而最得罪袮的,不是我曾经的虚伪欺骗淫乱憎恨的程度有多深,而是我现在仍然想要靠自己向世界的证明来使自己得救,而不是单单的仰望袮。

感谢赞美主,唯有袮可以改变我,就请求袮挪去我的自义,把悔改的心,把有血和泪的心放在我的里面。

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宝贵圣名,阿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教会日常 | 百花瓣瓣香

黄色成长录 | 被上帝打碎的玻璃碗

黄色成长录 | 想不到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