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走就走 | 福音的大冒险 · 序

2017-06-01 leftry 

题图来自 http://calvarywomenstudy.blogspot.ca/2013/09/isaiah-chapter-6.html?m=1

你可能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嗯,就是指的我这次去参加了恩典城市在香港的宗教改革与福音大会,不过所谓的大冒险,也不完全是指着这个说的。

一开始教会发布大会报名通知的时候,我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去,虽然牧师三番的五次的说“错过就得再等五百年”,我也没有打算去。我是这么给自己找理由的:

肯定是个很好的大会啊,可是我不是才刚刚接触信仰没多久嘛,等我信得再深一些的时候,我才会需要去这种大会吧,到那个时候肯定也有别的很好的大会我可以去参加嘛,虽然到时候不是纪念宗教改革五百周年这么华丽丽的名目是会有的可惜了那么一点点……

于是我把这次大会划分到“与我无关”的分类里了。

大会开幕前一周,那个周一下午同事多拿了一杯咖啡没人喝。我平时一个月也不喝一次咖啡的,正好那会有点困,就要过来喝了。
然而那杯咖啡并没有让我下午能更清醒些工作,反而在12个小时之后才产生了效果。

越想睡越睡不着的抓狂状态下我就越胡思乱想。

我想的是我要给自己放假,抛家别子躲开这眼前的苟且

可是躲到哪里去呢,眼目的情欲和肉体的舒适都没有办法安置我焦躁的灵魂。

大会的消息就像一个避难所那样跳到我心里来了。

我跳起来查Google,差不多这次大会的蛛丝马迹,翻出周报才确定了准确的时间。
下定决心要去之后,才终于睡踏实了。第二天一早就辗转联系上负责报名的长老,确认了可以报名,于是秒办了通行证签注,订了机票,报了名,申请了休假。

不过因为还是太仓促了,担心工作被单位的太多,给自己安排的行程赶不上第一天晚上的开幕式。后来的几天里工作又捅出乌龙事件,必须到深圳去处理,跟合作公司约来约去,订到了周五下午,这也就是说,我很可能不光错过大会的开始,也得错过大会的结束。

出机场的时候其实不算太晚,但我自作聪明的想要是去会场肯定已经到该结束的时间了,于是直接去了酒店。到了酒店遇见同工的姊妹告诉我其实会场离机场就五分钟的地铁,真是懊恼得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愚蠢,后来我跟每个人都说因为我出机场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所以我直接来的酒店,其实不是,就是我没好好看路线图才错误判断的。







会程中的得着,这篇文章写不下了,因为太多太多,也因为笔记还没有整理。我整理笔记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不过整理的工作还是必须要去做的,也希望自己不要懒惰,更不要曲解了众忠仆所传讲的话语。

这几天,从属血气来说,没有 一刻算是肉体安舒的,除了听道以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排队,排队领房卡,排队上电梯,排队进会场,排队上厕所,领便当也是排队,领书也是排队,买书还是得排队。

当然我奔去深圳的那个下午是没怎么排队,中午会程结束的时候我就跟个兔子一样跳起来就跑了,出会场上地铁上大巴又上地铁出关继续上地铁,好歹在三点钟赶到了对方公司,五点半终于说完公事,马上又跳起来吧上半程路线给镜像重复了一次。感谢主,我在八点钟终于奔回了会场。







这些其实也不是我要说的重点。

我想说的是,过去的日子里,我一直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身份。

小时候我算是个学霸,很擅长考试,假装很爱学习,然而其实是个伪学霸,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所学的东西背后究竟意味着什么。

后来上大学学专业课的时候,以及工作了在设计院的时候,我说过伪规划师。画了无数的图,写了无数的设计说明和论证报告,我还是不知道自己从事的工作,本质是什么。既不能让城市美好,也不能使自己清醒。

再后来进了房地产行业,仍然是个伪房地产从业者,至今搞不清楚公司的房子到底卖多少钱一平米,有哪些手段可以获得折扣。

此外我还给自己伪装了很多身份,这些身份都是我cosplay的,似乎应付得很好,伪环保主义者,伪教育爱好者,伪民主追求者,伪文青……

这些身份我伪装得不算差,有些阶段真是伪装得特别起劲儿,还买了不少书来确认自己的伪装,虽然那些书大部分我都没看,少部分看了的也没看太明白,而且也没兴趣去看明白。

我就靠这些伪装的身份活在人群里,这样的日子过起来也不算艰难。因为不用费太大的劲就可以保持伪装,甚至也许可以给自己再伪装更多一些的身份。

而世界对我的需求,也不是要我真的成为我所伪装的那些身份,世界只需要我cosplay出来的那个程度就够用了。

我不是说我去伪装的那些身份不好,那些身份底下的生活,都应该是有意义的。

只是,因为我在伪装,所以我不好

当然我以前也有过不伪装的时候,不过那些时候其实也还是可以说是在罪里打滚的,混吃等死是个很好的形容词。

会程中有一次休息的时候,我在会场里和外面的摊位上走来走去活动手脚的时候,“我现在不用假装”这句话咚咚咚的敲到心里面来了。

我可以听懂牧师们的讲道,我能明白他们所说的话后面,是神在说话。

我知道自己有哪些是没有听明白的,而且我知道自己可以怎样去明白。

而最大的不同,是我以前伪装的时候,也有过发热心努力工作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还是不明白自己的事背后的逻辑的状态。

我现在不光不用假装,也希望能被主使用,希望成为合用的器皿。

这些,是我之后才想明白的。

当呼召临到的时候,我一边恐惧战兢,一边沐浴恩典,被催逼着站立起来。那时候满脑子想的却都是“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也许不管呼召是什么样的,当临到的时候我都会是这样的反应吧。

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
——以赛亚书 6:5

从大会回来之后我什么都没做,闷头睡了好几天,现在已经不再是一开始那样恐惧战兢的状态。

如果我听到的,就是主给我的呼召,那我在主的日程表里,就已然是全职服侍的仆人了。

而我现在,还在职场之中摸爬滚打着。

而福音对我的要求,就是在这已然和未然之间,需要我去装备操练,而不是等待将来某一天突然达到某个状态了才突然开始服侍。

这就是我将要面对的大冒险。







凡我定意要去为主做的事,没有一件是做成了的,全都一败涂地。

可是突然发现主拎着我做成了好多我想都不敢想的事。 

我的主是大而可畏的。

 祂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祂的道路高过我的道路。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教会日常 | 百花瓣瓣香

黄色成长录 | 被上帝打碎的玻璃碗

黄色成长录 | 想不到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