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走就走 | 福音的大冒险 · 听道笔记之一

2017-06-08 leftry 
这次在恩典城市的大会上,三天里密集的听到了许多牧师的讲道。最大的体会是,他们真是    神忠心的仆人,所传讲的话语都是一致的。

所以我的记忆里,会把这个牧师讲道的内容,跟那个牧师讲的道混在一起,无缝拼接,毫无违和感。

真是神奇。



相信福音,勿信谎言
——Paul Tripp(5月24日上午证道)

在福音光照下的生活是怎样的?
福音将如何塑造完美的生活、婚姻、家庭、养育儿女之道、对待钱财的态度、娱乐、性生活?
活在福音的光照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感谢主对我们的过去、未来的救恩。主也为我们在这过去和未来之间的当下而上十字架。

没有人对我的影响超过我自己,因为人都是自我交流、自我教育的。

人人都是神学家,人人都是哲学家。
在生命中的每一个时刻,我们都在对自己说话,关于自己,关于    神,关于一切,关于自我价值和意义。这些话反应了我的欲望,影响我的决定、行动、言语。
那么是否这些是出于福音的呢?

我们的人生,由许许多多“小”的时刻组成,我们生活在这些小时刻里,人生中大喜大悲的“大”时刻是很少的。
我们的生活如何,不由“大时刻”决定,而由“小时刻”决定。

那是什么来决定这些小时刻,使这些小时刻有力量、有意义的呢?

(我以前并不知道自己是个愤怒的人,对此毫无意识。而妻子很清楚我是什么样的,当她以福音的方式告诉我时,我拒绝承认,反而披着正义的外袍认定是因为她不满足所以才会这样看我的。)
(我说95%的姊妹都会想要嫁给我这样的弟兄。而妻子说我就是那5%。)
(我明白神学的道理,而那时我走在毁灭家庭的路上,在我的神学和生活之间,有条巨大的鸿沟。)

不要责备和躲避圣灵对我的责备,应当打开心,向    神降服。
    神的责备不是为拆毁和定罪,当    神责备人时,人不是被定罪,而是使我们沐浴在恩典中。

(我看到自己的撕裂和破碎,神借此来改变和翻转我,借那些来自恩典的痛苦,在那些本来我会易怒的地方,我逐渐被圣化。)

在我们心中有两个谎言是吸引拉扯我们的:

1、我们的自主说:我是个独立的人,我有独立人格,我想怎样就可以怎样。

父母可以从孩子身上看到这种“自主”:要吃这个要吃那个,到点不睡觉……以此来反抗被父母的权柄辖制。
基督徒身上同样也会有这种“自主”,那个时候我会不在乎自己要做的事好与不好,只看见自己被拦阻,不计后果的想去得到,于是会僭越,想要在那些应当由神来掌权的时刻,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这就是“自主”的谎言。

2、我们的自足说:我有我所需要的一切,资源、能力…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成为我想成为的人。

孩子身上也会表现出这种“自足”:尚未掌握的技能,比如系鞋带,孩子还没有掌握的时候却一定要自己做,由于不得要领弄砸了,也还是仍然拒绝帮助,甚至对来帮助的妈妈发脾气。

我们受造,是为依赖神而活,我们生命的成熟,并非由依赖转为独立,而是由“独立”转为喜乐的依赖神。
自主、自足,结出的果子是人与神的隔绝。

弟兄们,你们要谨慎,免得你们中间或有人存着不信的恶心,把永生    神离弃了。

总要趁着还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劝,免得你们中间有人被罪迷惑,心里就刚硬了。

——希伯来书 3:12-13

这是对信徒的警告,罪对我们的侵蚀过程是这样的:

罪→不信→刚硬→远离神

罪:留下地步任罪侵蚀。

我们虽然感受到恩典,也为    神发热心,但还是会很小心的并没有完全交托,允许了一点点的自私、骄傲、嫉妒进入我的生命。

可是当基督徒这样做时,会感到不安,因为圣灵在里面责备我们。

这时我们面临两种选择:
a、承认圣灵的责备,并降服;
b、自我辩护,合理化这些入侵。

我们会倾向于去选择b,因为我们非常擅长自我欺骗。

(我们会为孩子违反了家里的规定而生气,虽然他并没有违背    神的律法。)

不信:由于不信而远离    神对我的呼召,远离了    神清楚要求我要做的事。
抵挡圣灵的定罪、责备,在弟兄姊妹向我指出、责备我的时候,我的反应也是抵挡。

——我们不应当随己意解释    神的话,而当把    神的话当镜子来警醒。

刚硬:曾经会因为感受到圣灵、弟兄姊妹的责备,而觉得“被打扰”,而刚硬的心不再对此有感应,也不觉得被打扰;曾经自己觉得不可接受的,也变得可以接受了,因此而拒绝归正。

罪的本质是欺骗和迷惑,我们看到家人、邻舍的罪很容易,而当自己的罪被指出时,自己却很难接受。

(是的,“远离神”的部分,我没记。。。)







在已然和未然之间,罪在对我们产生着影响。

罪可以被恩典消除,但因着我们的自欺,罪就影响着我们,因为我们属灵的瞎眼,我们会看不到自己的罪,看不见自己是瞎的。

应当抛弃那种“只有自己才最了解自己”、“可以自主、自足”…这些想法,坚持这些想法就表示我们在拒绝    神对我们的帮助。

已然和未然的关系,意味着恩典中我身上并未完成,我现在需要恩典的救赎,就如同初信时一样。

生命中对我最危险的就是我自己。

我们应当在属灵共同体中来解决此问题。

1、与    神建立关系,我们得救唯有依靠主的代赎。

    神呼召我们与祂联系,也呼召我们与其他信徒共同建立关系,他们来帮助我看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我不是与世隔绝,与其他人无关的基督徒。我需要把自己从自我中心中拯救出来。

我会对别人的罪敏感,对自己的罪不敏感,问题不是我身边的人不完整,而是我的心瞎,需要从这种状态中得拯救,需要别人来指出我的罪。

基督徒的群体,是有恩典的群体,使看不见的    神的恩典,成为看得见的恩典。

2、有谦卑,让人可触碰我的生命。

    神兴起祂的教会,成为属灵的共同体来帮助我。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最大痛苦并非身体上的,而是与父关系的隔绝。
因主的代赎,我不需要隐藏和自我保护。

罪使我们瞎了眼。
如果看不见就不能认同,因而不能承认,也就得不到帮助。
看不见罪,就不好为罪悲伤;无法认罪,也就不能悔改。

唯有悲伤才能使我们承认罪,并喜乐的去悔改,这需要诚实的勇气,爱的勇气。
罪很容易扭曲我们,在我们为主去做的事上加以扭曲,附带上别的目的。

在    神已为我预备的资源面前,自我隔绝自我保护,有没有谁是可以越过礼貌、保护的界限,来向我直接指出我的罪呢?(我的妻子,是那个可贵的人)

牧者也是需要被牧养的。
我们各人企图通过隔绝来达到的目的,只有在福音共同体中的敞开才能达到。
福音只有对需要的人才有吸引力。

当我轻看罪的时候,也就是轻看了    神的恩典。
我的自我辩护,也就是贬低了    神的恩典。

敞开心,可以被触碰,与恐惧、自我保护来争战,因为我已经得到了十架的救赎,不再有定罪,帮助临到时不要去抗拒。








PS:八卦:后来下午的访谈会上,我注意到屈普牧师的眼镜很炫,有豹纹的图案,还blingbling闪闪的(啊啊啊我的关注焦点都是些什么啊。。。),后来,同住的姊妹也跟我说“你看,屈普牧师的裤子,还有内鞋,都老时髦了,怪不得他要跟太太说‘95%的姊妹都希望嫁的是我这样的弟兄’。”

对这堂证道,要说特别有感触的话,就是:

我是对自己来说最危险的人。
轻看罪的时候,就是轻看了恩典。
其他通过隔绝来达到的目的,只有在福音共同体中的敞开才能达到。= 期待用律法来达到恩典才可以成就的事

PPS:记笔记的时候,常常有点分不清楚牧师们说的是“我”还是“你”,不过我记录的时候,总是会倾向于写成“我”,好这样来警醒自己。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教会日常 | 百花瓣瓣香

黄色成长录 | 被上帝打碎的玻璃碗

透明乱翻书 | 聊聊遇到渣老师的孙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