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吃性不改遭遇五饼二鱼 | 福音的大冒险 · 番外

2017-06-15 leftry 
题图的五饼二鱼,是在礼贤会堂拍摄的。

其实我并没有经历过真正饥饿的年代,可是“吃”的排位,在我的心里非常的高。

我现在都还记得的一个场景,是大概八九岁的时候,在爷爷家里,或许是晚饭后,一大家人一起聊天,那个时候姑妈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两个橙焦焦的饼子。我看了就馋得不行,却又不好意思去找她要来吃,就在那里一直闷闷的馋着。姑妈跟大人们聊天的时候一直在摆弄那两个饼子,我就一直盯着看,看来看去突然发现,那两个东西根本就不是饼,而是拉线电灯开关的木头盖子。(现在这东西已经是古董了吧,反正我好多年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了)

“哎呀原来是木头,不能吃啊,真是可惜。”

当时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还是很想吃吃看,甚至在嘴里似乎感觉到我的牙齿在啃一块刷了一些油漆的木头或是竹子的时候,那种涩涩的口感,同时也在不停的想念豌豆粑脆酥酥的味道。

原来是木头的,不能吃啊,真是可惜。

涩涩的木头味道过了这么多年,都还是常常在我的嘴里泛起。到现在我都还是想把那两个盖子拿过来咬一口,然后被崩到牙。

后来这许多年的各种饭局里,我几乎一直都只专注于“吃”这件事。什么觥筹交错,什么勾心斗角,什么酒后失言,全部都被我屏蔽掉,我一直都在吃。吃。吃。

其实我也并没有在吃上下太多的功夫,也并没有把太多的预算花在吃上,独自在外的时候虽然很想吃顿好的,最后还是算了将就吃个肥肠粉,一边吃一边懊恼这家的肥肠粉好难吃早知道还不如咬咬牙去茶餐厅什么的。有时候实在来不及干脆就不吃那一顿的也有,在该吃而没吃成的饭点,就会各种想念美食的味道,一边赶路一边流口水。

总之我惦记吃的时候,比真去吃的时候多,真去吃的时候,失望的比如愿的多。

后来读圣经的时候,里面跟吃有关的内容我也常常纠结。

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
——那个时候不是还不许吃肉么,亚伯养羊干嘛呢?又不可以吃。

以色列人出埃及走旷野的时候,又哭又闹没有肉吃。
——他们不是带了好多牛羊一起走么,为什么不吃牛羊肉?为什么要说没肉吃?

…………

他苦炼你,任你饥饿,将你和你列祖所不认识的吗哪赐给你吃,使你知道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申命记 8:3






那天中午,我因为工作,从会场里奔出去的时候,背包里有两瓶水,本来想着在路上随便买点吃的对付一下就好,结果发现一路都得在交通工具上,而这些交通工具,全都是不许进食的。

——那就在转车的路上买点吃吧?

额,好像也行不通,我不熟悉路线,从地铁转公交,或是公交转地铁,或是进出关,都是匆匆忙忙,满脑子想的都是能快点赶上车就好了,根本顾不上看旁边有没有小店卖食物。

幸好包里还有前一天有姊妹塞给我的一个苹果,于是在等车的时候咔嚓咔嚓啃了个精光,再后来,觉得饿的时候就咕咚咕咚喝水吧。

在各种车上摇晃的时候倒是一口气读了好多章先知书,读经的时候,倒是也不怎么觉得饿了。

回去的路上倒是不需要找路了,也看到了有卖吃的东西的店,想了一下还是没有去买来吃,倒不是因为饿过了,还是觉得赶路要紧,早点回去,就可以少错过一些了。






三天的会程中,经历了好多次与三千多人一起排队领便当,那样的场面我之前从来没有经历过。(也有肢体跟我说“特会吃饭不都是这样的么”,让我觉得自己特别孤陋寡闻。)

大会的举办方应该是很有经验的吧,也有很多同工服侍指引,用警示带划分排队和进出场路线、分派盒饭,参会的众弟兄姊妹也安静守序,所以场面虽然很大,却也并不混乱,不像之前有参加各种世俗聚会的时候,服务的人员需要用对讲机大声呼喊和指挥的情形。

当然这三千人的秩序也并不完美,时常也让我们有【效率好像有点太低了吧】的感觉。不过我更多的感受还是敬畏,会歇期间也跟身边的姊妹感叹“这只是三千人,大家还很努力在守规矩,也需要这么多同工的服侍,五饼二鱼的时候,快有一万多人了吧,如果不是主,那场面得多复杂啊”。

另外还很发散的想,【哼,什么叫那些人受了感动,把自己带的食物彼此分享,别开玩笑了,这样说的人一定没有跟三千人一起吃过饭,哼!】






等到我终于奔回会场的时候,肚子正饿的咕咕叫。台上刘牧师还在讲道,内容是关于吃的。简直是为我量身定做啊。
(以下是听道笔记,刘奇峰牧师,5月26日晚间证道)

中国的文化,是一个吃性不改的文化。

当一百多年以前,宣教士们进入中国,也从罪恶中把这个国家拯救出来。

因为他们来了,女人们在生产的时候得到保护,因为现代的接生手法是宣教士们带来的,婴孩们也得到保护,因为现代医疗也是宣教士们带来的,妇人们不用再裹脚,女孩和残障的孩子们开始上学接受系统的教育……女人和孩子们因为宣教士的进入而得到了保护,然而在当时的义和团运动及教案中,被杀死的宣教士中,几乎有四分之一是他们的妻子和孩子。

他们是来中国被吃掉的。

不光是教会外的人会吃人,当吃人的人进入教会,吃性不改的人们就会吃教。

不明白福音,就只得一直保持着吃人的本性。

牧师会吃教。
自己本来就吃性未改,还得牧养一群更想吃的人。
——牧师需要祷告,必须认清自己是非常骄傲的人。
牧师会跌倒,而    神是永不跌倒的。

信徒们也会吃教。
我们是一群不顺服,不守规矩的人。
这一点我们的孩子看的很清楚,他们非常明白的一件事就是:
——我爸,我妈,是个假冒为善的人。

天,是耶和华的天;
地,他却给了世人。
——诗篇 115:16

人没有把地管理好,没有治理全地的能力。那应该怎么办呢。

    神的回答是:被吃。

    神说:“将身体献上”。

在吃人的社会里,学会被吃和操练被吃。

在教会里也操练被吃,彼此相爱,彼此赦免——彼此被吃。
当我们长成耶稣的身量——就到吃人的世界里去操练被吃。
当我们都去吃苦吃亏,不想着吃人的时候,世界就改变了。

可是怎么才能学得会被吃呢,唯一的道路是先“吃主”。
假神是吃人的,    神却是先给了我们,让我们吃祂。不吃主,就没有办法面对这个世界。
追求自我,是无法进入天国的,我们顺服是为了人蒙福,这样的教会才是基督的住所。

天将晚的时候,门徒进前来说:“这是野地,时候已经过了,请叫众人散开,他们好往村子里去,自己买吃的。”
耶稣说:“不用他们去,你们给他们吃吧!”
——马太福音 14:15、16

【你们给他们吃】

敲黑板划重点。

这句话不是中国人读不出这个味道来。

嗯哼。






继续说回我自己,那天直等到回宾馆,才终于在楼下的麦记买到了好大一只汉堡包,回到房间已经10点多了,吃了好久好久,最终还是没有吃完。

感谢主给我准备的苹果,还有面包。

都很好吃。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透明乱翻书 | 旧约和新约里的神

透明乱翻书 | 颠倒的房间

使地震动的有三样, 连地担不起的共有四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