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成长录 | 想不到的心意

2017-07-24 leftry 
1. 
从我家去教会,公共交通差不多要一个半小时,开车也要接近一个小时。

上上个主日,早上去教会的路上,黄色无聊起来,于是我跟她玩起了猜画画的游戏,就是我画一个东西让她猜是什么,然后她又画一个东西让我猜是什么,如此循环,很快路上的时间就打发过去了。

结果她画的第一个东西就把我难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图片传上来不能调整方向,需要顺时针旋转90度才是正确的方向。

猜不出来,让她给我提示,她说,上面的两个是按钮,下面的是路纹。这孩子经常把词反着说,她要说的是纹路其实。

然而我还是猜不出来,她说那我告诉你是什么吧。

不好,你再给我一些提示嘛。

好嘛,左边的是雪花,右边的是冰块。

然而我还是猜不出来,只好认输了。

2. 
第二天,我在推上和朋友圈都发了她画的这幅画,并悬赏12小时之内猜出来的话,我会赠送一本圣经或是教会的双月刊。

然后有两位朋友猜对了。

答案是空调。

两位朋友都表示想要一本圣经,本来我想主日到教会再去买,结果还是拜托带领查经小组的弟兄周三查经的时候就帮我从教会买回来了。

然而我拿到了圣经却因为各种理由东拖西拖,主日之前一直都没有邮寄出去。一开始是想写个卡片再寄,后来卡片选好了又不知道怎么写,终于周一的早晨,写好了卡片,两本圣经也分别包装了,打算带到公司就去前台邮寄了。

然而周一我没有带现金,因为之前去邮寄快递的时候前台都是收现金的,又因为各种去工地啊开会啊,结果周一也没寄。

然而周二我也忘了带现金。。。。。

3.  然后奇妙的事情就发生了   

周二中午的时候手机上叮的收到一个消息,因为在开会中,只扫到几个字是快递啊取件码什么的,我以为是快递到了让我去拿,虽然这几天并没有什么预计要送来快递。

没想到过了一会电话也嗡嗡的响了,陌生的号码,陌生的声音,说的也是陌生的事:

喂我菜鸟裹裹的!你要寄快递哇?我马上过来取哈!

——啊?我没有预约过啊?

你自己预约的得嘛!我马上就过来哈!

——你打错了吧?我没有预约过呀。

你是不是叫XX(说了个我怎么也没想到的名字)嘛!

——我不是那个谁谁,你打错了。

那你认不认得到叫XX的人嘛!

——额。。。我倒是认识一个叫这个名字的,但他不认识我啊——啊说远了,肯定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我没有预约过要寄快递啊,你取消吧。

(非常心有不甘的语气)好嘛好嘛我取消嘛!你告诉我短信上的取件码。

我挂了电话,不过这事儿还是没有过去。一边我在想,欸我不是本来就需要寄快递么,好像可以让他来帮我寄,不过又想到要描述自己所在的穷山恶水的地理位置和现在自己人书分离的状态,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另一边,我在想那个快递员说到的名字,因为那个名字叫做“彭强”,难道这么巧会是彭强牧师的那个彭强么?

那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又收到了同样的短信,另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重复了同样的过程。

4. 
然而周三我还是没带现金。

周三仍然是满满当当的开会+工地行程安排的工作日。

不过我已经打算好了,开完早上的第一个会,就去找同事借点儿快递费给寄出去,然后再去做别的事儿——至于我之前为什么没去借钱,并不是我没想到,而是我懒。

第一个会还没开完,同样的短信又来了,接着同样的电话也来了。接到第三个电话问我【你是不是彭强!】,让我心里越发惶恐。

赶紧的跑去前台把两个快递发了,当然先去找同事借了钱,然后前台妹子告诉我说我们也可以微信转账的——哎呀又开始懊恼起自己跟不上时代节奏来了。

之后,那个催逼我的短信和电话就再也没来了。

周四和周五,两位推友陆续告诉我收到了圣经,看来我担心的包装问题并没有出现。

这么小的一件事,我也连滚带爬的才去做到,不是这事有多难,而是我自己有那么懒那么拖拉。
寄出之前忘了拍照,这是推友收到后的晒图

5. 
这是一个巧合吗?

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是巧合,没有什么事是在上帝的安排之外的。

我拖延了一周,拖到我的天父爸爸都打电话来催我了,才把计划要送的圣经送出去。就差跟我说你到底寄是不寄要不要我派个快递员到你门口来帮你拿了。

神的恩典一直都在那里,只是如果我的眼睛被罪遮盖了,就会看不到。

祂的旨意不单是在大事上显明,在各样微小的事上也显明,祂护理这个和那个国家,也护理这只蚂蚁和那只麻雀。

如果没有这些电话,我会在什么时候寄出快递呢?
如果我继续拖延,电话还会不会继续打来呢?

我不知道答案会是什么,惟愿我能在神的心意上敏锐,在地上的事上愚拙。因为祂的诫命,不是难行的,也不是离我远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使地震动的有三样, 连地担不起的共有四样

教会日常 | 百花瓣瓣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