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成为小孩子的样式 | 你要如鹰展翅上腾

有翅膀的军队,为什么要跟没翅膀的军队打巷战呢。

主日证道的时候,牧师讲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攻城巷战,攻方战士突然发现防守的一方,人人都是长着翅膀的,他们觉得很奇怪:你们有翅膀为什么不飞走?跟我们有什么可打的。

而防守一方也表示很奇怪:我们一直觉得这翅膀好碍事恨不得砍掉,可以用来飞?



1、    婴儿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人类的呢?

肯定不是一个孩子刚出生的时候,也许在三五个月,开始翻身抓玩具啃手啃脚的时候,孩子也还是不知道自己是人类的吧。就算进入分离焦虑,抓着妈妈不许离开的时候,应该也只是意识到自己是个需要照顾需要安全的宝宝,而对自己作为人类的身份还是没有认知的吧。到孩子能说会跑可以交流了的时候,似乎“我是一个人”的概念才算是建立起来了。

两三岁的孩子,会知道自己还是个小孩,有一天我会长成一个大人,我现在才刚学会走路,不过我以后会学会骑车跳跃弹琴写字这些大人的本事,以后我还能学会更多。我现在不会是因为我还没有去学习掌握这些本事。

我的孩子现在五岁了,有些事情我做起来轻而易举,而她总是做不好,比如折纸、系鞋带或是切菜,这种时候她会着急发脾气,而我用来安慰她的话就是:

因为你现在还没有长大到可以掌握好你的力气,所以你不能做到妈妈这样。
你小时候不会穿鞋,不会穿衣服,吃东西会糊得满身都是,现在你长大了,练习了很多次这些事情你都能做得很好。
所以这些事情你现在做不好没有关系,因为你还没有经过足够的练习,等你练习得足够,你就能做到跟我差不多了。

养育孩子的时候,因为我们知道孩子最终能长大,能掌握各样的技能,所以当孩子着急长大的时候,父母可以有百般的耐心来等待他们成长。

查经小组里有个四个月的宝宝,吃手吃的特别起劲,跟宝爸聊起,发现这个宝宝跟我家孩子学吃手时一样,先把手啪一下打到自己的额头上,然后慢慢往下滑到嘴里开啃的。

说起这些话题的时候,为人父母的就会很甜蜜,看着孩子一点点的认识和掌握自己的能力,让我们能得到很多快乐和安慰。

一个婴孩,从认识自己的身体,到使用好肢体,进而认识到自己的身份,怎么也得用上好几年的时间吧。

2、   那一开始故事里,守城的一方,从发现自己的翅膀不是无用之物,到如鹰展翅上腾,又用了多少时间呢?

各类文学或是影视里也有这样的情节,不过我印象中通常是一发现自己有翅膀,马上就扑拉扑拉的飞走这样的描述,反正适应期很短,毕竟这样的情节看起来很酷,又或者是篇幅的限制就省略掉了摸爬滚打的过程。其实会让我觉得这个过程很快,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总觉得这是个故事啦,看看就好,就算真的有,也是别人身上发生的故事,其实跟我一毛钱关系也没有,所以可以无关痛痒的旁观着吧。

预备受洗的时候,回看自己还不认识神的时候,会意识到过去的自己就像曾经看过的鬼故事里面,已经死了却不知道,还假装自己活着,照样该吃吃该睡睡,在阴间的权柄中毫不自知。

不过意识到自己过去的死,也还是不等于我就知道自己已经重生。虽然大家都说,受洗就是意味着新生,也常常遇到弟兄姊妹们说我才受洗一年,才刚刚一岁这样的笑语。我有时候也会跟着一起这样说,不过很长一段时间我还是对“新生”稀里糊涂的,没有意识。

婴儿刚出生的时候,也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自己已经出生了的吧。

我意识到了自己过去的死,却也还不明白自己是已经得了新生的。


3、

在我想向别人传福音,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就会很羡慕那些可以很自然交流福音话语的弟兄姊妹。在我还瞻前顾后支支吾吾的时候,看到他们有各样的行动,我就觉得很羞愧,也不知道如何加入,如何开始。

“我明明应该加入他们一起去做啊,怎么做不到呢?”

有次聚会,旁边有两个宝宝爬来爬去,一个大点儿,可以很熟练的从上一级台阶滑到下一级去,另一个小点儿的宝宝也想下台阶,却怎么也不敢行动,撅着屁股原地打了很久的转,也还是没有下去。

我觉得我不知道如何传福音的感觉,跟那个宝宝不知道怎么下台阶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行动不起来的无力感提醒我去思想自己的生命状态,“我现在就像是那个小孩子一样”,这样的认识又提醒了我,是个小孩子,就表示我是真的活过来了。

那天牧师说:你们就是有翅膀的人,要有鹰的眼光,不要跟老鼠似的总想着去打洞。

我想到我的天父爸爸,祂早就把翅膀给我安上了,也让我看到了许多以前看不见的处境,祂也用圣经在陶造教养我,那我乖乖听话,多多磨练,就能展开翅膀啊,就能拿着天国的钥匙给别人开门啊。

在地上做属血气的父母,对孩子还没有掌握那些必然会掌握的能力时,我们都有信心,看孩子去学习摸索,我们会得到安慰。

那我们在天上的父,祂爱我们不是比我们爱孩子更多么,祂赐我们的,岂不是比我们能给孩子的更多么。

如果我在属灵的生命上是个婴儿,要学,要练习的还有好多好多啊!

“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
——马太福音 18:3

所以我高高兴兴的去当小孩子了。

这篇文是五月给教会双月刊的投稿,今天终于记得在自己的公号发出来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茶两盏之二 | 春来抚琴喵了个咪

透明乱翻书 | 旧约和新约里的神

寄生